科技潮2013/02
期刊架位号[1206]

雾霾是我们共同造成的

    从2013年1月10日开始,北京出现持续重度污染天气。蓝天是我们共同的蓝天,雾霾也是我们共同造成的雾霾。雾霾笼罩之下,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让人窒息的脏空气毒空气,逼着中国人思考相放式的发展和自私的现代文明带来的恶果。大自然的警钟再次敲响!然而我们可以看到,这次雾霾危机,指责的声音小了,理性的声音强了。更多的人呼吁认真落实中央科学发展观和节能减排等措施,人人出一把力,少开车,开低排量的车,少开空调等,倡导过低碳生活。

    其实,工业革命以来西方主要国家的环境污染与治理由来已久。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我们不妨看看这些国家是如何治理空气污染的。

    首先是德国。40多年前,穿过德国鲁尔工业区的莱茵河曾泛着恶臭,两岸森林遭受酸雨之害。而今天,包括莱茵河流域在内的德国多数地区已实现了青山绿水,空气清新。在此转变过程中,德国的100个“空气清洁与行动计划”功不可没。长期以来,一旦某地区超标,当地州政府需与市、区政府合作,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出台一系列应对措施。首先是限制释放颗粒物的行为。例如,车辆限行、限速,工业设备限制运转等。许多地区选择设立“环保区域”,只允许符合环保标准的车辆驶入。第二就是用技术手段减少排放,例如安装颗粒过滤装置。德国立法机构曾于2007年立法补贴安装颗粒过滤装置的柴油机小汽车,并对未安装过滤装置的车辆征收附加费。

    其次是法国。法国的蓝天白云常令不少中国游客欣羡不已。但法国卫生监测所发布的公报显示,2004—2006年,巴黎、马赛和里昂等9个法国城市空气中PM2.5年平均浓度均超出了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标准的上限。为改善空气质量,法国采取应急和长期措施双管齐下的办法防治空气污染。法国空气质量监测协会负责监测空气污染物浓度,向公众提供空气质量信息。法国环境部门呼吁儿童、老人以及呼吸系统疾病患者避免一切激烈的户外活动和体育运动。此外,政府还呼吁公众调节生活方式,减少会导致臭氧浓度增加的污染物排放,如降低汽车行驶速度等。除应急措施外,法国还制定了一些国家或地方层面的长期措施。法国于2010年颁布了空气质量法令,规定了PM2.5和PM10的浓度上限。此外,法国政府还实施了一系列旨在减少空气污染的方案,如减排方案、颗粒物方案、碳排放交易体系、地方空气质量方案和大气保护方案等。

    第三是美国。针对空气污染,美国不仅及时发布公众易懂的信息,还向公众提供在空气污染的日子如何保护健康、平时如何“从我做起”提高空气质量的小贴士。美国环保署等机构合作设立了“空气质量指数”,向公众提供有关地方空气质量以及空气污染水平是否达到威胁公众健康的及时、易懂信息。面对空气污染,美国早在1955年就颁布了《空气污染控制法》,1963年颁布了《清洁空气法》,1967年又颁布了《空气质量法》,此后不断地修订完善,不仅明确了全国境内空气中主要污染物最大含量标准,还对政府达标设定了明确期限,对各行业的责任进行了分解和明确。1970年,美国科学院在大量细致调查统计的基础上,研究出了一个隐形的清洁空气市场的供求曲线,国会据此对《清洁空气法》再一次进行了修改。此后,政府部门在制定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经济行政法规时,如果没有对该法的可能收益与耗费及其经济影响的论证,没有得到联邦管理和预算局的评审通过,就不可能正式颁行。至此,保证清洁空气的长效机制才真正构筑起来。

    另外,英国伦敦当年也曾被雾霾围困,可在看得见的努力下,伦敦成功地摆脱了污染和“雾都”的帽子。1952年那场大雾之后,英国人痛定思痛,开始反思空气污染造成的苦果,并催生了世界上第一部空气污染防治法案《清洁空气法》的出台。以后又出台了一系列的空气污染防控法案,针对各种废气排放进行了严格约束,并制定了明确的处罚措施,随后又采取系列措施抑制交通污染,并制定了国家空气质量战略严惩不达标地区。

    

(摘自《科技潮》 2013/02 仝伟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