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摘彩版2013/02
期刊架位号[5745]

黄渤,我不帅,但独此一款

    上映首日票房3500万,超越《非诚勿扰2》和《让子弹飞》;单日最高票房9300万,超越《画皮2》;首周票房破3亿,超越《阿凡达》;目前总票房轻松突破11亿,成为国产电影最高纪录,而且这个纪录还在不断刷新……一部徐峥自导自演、成本只有两千多万的喜剧电影《泰囧》,在《人在囧途》徐峥和王宝强的组合基础上增加了黄渤,在年末成为国产电影新的现象级影片。

    整个2012年,要说中国的男演员中谁最火,答案怕是只有一个:黄渤。

    他貌不惊人,演技却很好,一个手势,一个眼神,戏就出来了。中国男演员中很少能找到与黄渤气场相似的人,无论他演绎的角色严肃、搞笑、深刻还是苦难,他总能使其挥发出混杂着悲哀的喜剧气味。

    因此,总有人叫他“范伟第二”、“葛优接班人”。

    对此黄渤虽然总是笑笑表示不敢当,但如今用“演员”这个词,已经远远不能概括黄渤,他还是歌手、导演、配音、主持人……2012年l1月24日,作为台湾金马奖历史上第一个来自大陆的主持人,他穿着蔡康永式的精致礼服,熟络地跟曾宝仪一起调侃到场的几十个大小明星。而在之前的半年多里,黄渤忙得没有一天空闲。《杀生》、《痞子英雄》等电影轮番上映,在孟京辉话剧《活着》里担任主演,帮着《泰囧》不断破纪录的同时自己还抽空导了两个短片……这个个子不高、长相平平的男演员,正在成为影视行当里的香饽饽。

    这人怎么这么不靠谱

    黄渤的履历表上写着:做过7年职业歌手,经历3年北漂生活,当过8年舞蹈教练,做过两年配音演员,管理过工厂,还是一家新媒体公司的创意总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个有“港台范儿”的歌手,没想到后来误打误撞演起电影……如此丰富的经历,他自己听着也乐:“这人怎么这么不靠谱啊!”沿着“不靠谱”向前追溯,黄渤“上学不能说差,是相当差”,与父母指望的清华北大道路完全相悖,他热爱在歌厅唱歌。父亲整天冲他嚷嚷:别嗷嚎了。每晚从歌厅回来,黄渤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练就一手开门而不出声的“绝活”。

    那时他“青春萌动,对自己的认识不是太清楚”,走的是林志颖、郭富城的路子,边唱边跳。当然他没那么帅,于是努力唱、使劲跳,走了在偶像派和实力派之外的第三条路:体力派。他还写歌,足足写了两大本,都针对天王巨星诸如王菲、张学友创作。他没事就琢磨,万一他们真要了这歌,得管他们要多少钱啊?最后却一首歌都没卖出去过。

    就是在这窘迫的处境下,黄渤得到了爱情。他拉着两个好友和一个一起练舞的女孩小欧成立组合“蓝色风沙”,全国各地四处走穴赚生活费。朝夕相处,难免日久生情,再加上有粥一起喝、有饭一起吃的日子一起笑着,久而久之,他和小欧自然就走到了一起。可直到2007年,他和初恋小欧才登记结婚。时下的年轻人总喜欢把5年以上的恋情称之为爱情长跑,如果这样算来,黄渤和小欧的13年爱情,可以算得上是一场马拉松。

    后来黄渤去了北京,因为“既然唱了,就想有点结果呗,想出专辑,一步步往更远的地方奔去”。在北京,黄渤跟周迅、沙宝亮、朴树、零点乐队混在一起,那是周迅还不过在《风月》、《刺秦》中惊鸿一现,其他人也是籍籍无名的酒吧歌手。“所有人都是这样,眼前老有希望,说是为理想奋斗,其实也干不了什么事。想走,又舍不得放弃坚持了这么久的东西。只是这么一天一天待着,青春就像每天摁一下马桶,‘哗’一下就冲走了。”##苦戏代言人

    好多年前,一个外地记者给黄渤打电话:“你是演《生存之民工》的那个黄渤吗?”他刚答“我是”,就听对方惊讶地说:呀,你会说普通话啊?原来,那记者正跟编辑打赌:黄渤在片里那么自然,肯定是从民工堆里找出来的。

    走上演员这条路,缘起2000年的一天,黄渤正在西安演出,哥们儿高虎打电话让他去试镜电影《上车,走吧》。在几乎所有片子都找帅哥的情形下,黄渤把PS过的照片发给了导演管虎,得到的答复是太帅了不合适。高虎拼命担保“其实本人没那么帅”,黄渤才获得试镜的机会。

    就这么,黄渤扮起了刚到北京的小民工,张着嘴张望,说:“哎,北京,真大!”片子得了金鸡奖“最佳电视电影奖”,初走红地毯,在门里头他一直在琢磨先迈左脚还是右脚,一出来相机电闪雷鸣。他想,莫非自己红了?再一看,宁静在身后。这还不算,在嘉宾席上,黄渤又激动又不自在——跟巩俐、周星驰坐一块儿,还有前辈艺术家过来关照:演得不错呀小伙子!黄渤觉得“挺奇怪挺讽刺的”:10余年唱歌,“啥也不是”;12天拍戏,倍儿荣光。他觉得这可能是条正路,于是就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连考3年才进入配音系。他给《海底总动员》、《绿巨人》等大片配过音——进录音棚发出某小怪物的一声“嗷”,就结束了。

    毕业后黄渤参演了管虎导演的电视剧《生存之民工》。开始他的角色不过是主要人物之一的妹妹的男朋友,但他不断丰富细节,不断与导演协商加戏,编剧都怕他了。

    最后,他演的“薛六”成为全剧最受瞩目的角色。

    宁浩看到了这部片子,两个同一天生日的人从此开始合作,《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黄渤把点儿背的小人物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宁浩、黄渤渐成绝配。

    这时,黄渤已经得了一个“苦戏代言人”的称号,角色以两种人物居多:民工和小偷,戏中黄渤总是在狂跑、龇牙咧嘴,不是满身污垢就是青头紫脸,能有一部戏让他不钻下水道就阿弥陀佛了。最狠的是《斗牛》,一座石头山,三五百米高,场工上去一回都呼哧带喘,黄渤需要一个镜头从山底跑到山顶,跑三四十条。戏拍了3个月,鞋子磨破38双。这些还不算什么,最艰难的是要让他跟一头奶牛对戏。这样的极端经历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表演方式:以前老觉得全心投入最好,但有时候对手、机位都需要照顾,“拍大全景时你在那哭,表演无效。有时候不哭出来比哭出来更有效、更有说服力”。

    2009年,他凭借《斗牛》成为金马奖影帝。“其实当时我想,能活着回去就是胜利。拍完之后跟导演说,咱这片子直接送奥组委吧,我就可以去参加个项目了。”##卓别林也只演了喜剧

    误打误撞进了演艺圈,在乡土气息浓厚的“薛六”、又惨又可乐的“黑皮”之间,黄渤似乎进退裕如。

    不拍戏时,他还去逛菜市场,做得一手声名远扬的炸酱面,至今仍坐地铁,因为又快又便宜。他从不戴墨镜,“还真拿自己当明星啦?”成名之后,黄渤也膨胀过,作品成功,大家认可了当然高兴。他也不觉得膨胀不好,年轻嘛,想得瑟就得瑟呗,想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就行。

    但想明白之后,又觉得也没什么,以前在电影学院旁边住着,很多老艺术家穿得很朴素,挎着篮子买菜,他们当年也火得一塌糊涂,那都是真正的大明星!于是,他觉得自己不能离开生活,因为这是他最熟悉的环境。以前那些经验可以去演一个两个甚至10个戏,但面对50个100个肯定就不够了,你必须得去充电,离开这种生活就等于离开了充电器。不能因为工作就每天坐在咖啡厅里,这样不对。地铁挺便宜的,我干吗不去坐?黄渤总说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红不红的,“红吗?有更多人知道你而已。我觉得偶像是大家一见到他就尖叫,有人为他自杀,那才是红。我没这样啊,就是演了一些角色,大家觉得挺好玩而已。”当然,关于黄渤的争议也不是没有,声音最大的就是关于他参演的几乎都是喜剧电影,进而给他打上“喜剧演员”的标签,说他戏路窄,只擅长演喜剧。好在,黄渤并不排斥“喜剧演员”的标签,他说:“卓别林也没改变过,难道他就不牛了吗?”2013年春节,由周星驰导演的《大话西游之除魔传奇》将在全国上映,这是周星驰暌违4年带来的最新喜剧大片,剧中黄渤饰演孙悟空,文章和舒淇分别饰演唐三藏和白骨精——这又是一部喜剧。

    

(摘自《青年文摘彩版》 2013/02 兜兜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