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2013/02
期刊架位号[3822]

美国大选中的生意经

    --消费社会,政治也是消费品4年一度的美国大选对生意人来说,除了关心选谁之外,更关心的是“我怎么从中赚钱”。竞选期间媒体与民众对候选人及议题的关注度很高,这是一分钱都不用花的广告,只要有一部分人帮衬生意,那就赚大了。

    大选期间,如果你走在大街上,看见一位女士的高跟鞋后跟居然是一樽麦粒色的小象,别只顾着赞叹她的个性和时尚,没准儿她还是共和党的铁杆粉丝;如果看见一位姑娘的耳坠装饰着奥巴马头像,那么毫无疑问,她是民主党的追随者。

    类似耳坠和大象后跟的高跟鞋这种与竞选主题相关的商品,大选期间在美国各州的小摊上和商店里比比皆是,品类之繁多足以让双方的支持者挑花眼:罗姆尼夫妇及奥巴马夫妇的面具和玩偶,印着总统候选人头像的咖啡杯、明信片、徽章、眼镜和背包;时装设计师拉尔夫·劳伦的女儿迪伦·劳伦经营的纽约迪伦糖果店推出了大象和驴子形状的盒装饼干,每盒卖14美分;在专门烫印两党标志和人物头像的T恤店里,每件T恤售价22美元,30分钟立等可取……这当然不是精明的商家头一次这么干。2008年,“改变”主题的Rag&Bone手提袋卖75美元一个。知名涂鸦设计师谢泼德·费尔雷设计的3款限量海报在eBay上的价格超过2000美元,竟然也都销售火爆。还有其他选战题材的商品,包括奥巴马橱窗模特、“麦凯恩许可”避孕套和“约翰·麦凯恩”牌香水,甚至还有当时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莎拉·佩林“波涛汹涌”的充气娃娃。佩林和米歇尔·奥巴马的假发也受到热捧,佩林招牌头型的发套一顶要价超过695美元。

    销售模式也从实体店销售扩展到网上售卖。早在2004年,拥有650万用户的“叻口啡馆媒体”网出售的商品中有20%以上借大选炒作。尽管许多商品的设计和消费备受亵渎政治的指责,但也正是因为消费、娱乐等不同形式的参与,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联邦的凝聚力。

    7一Eleven在美国的连锁便利店联合《洋葱报》继续推出红杯和蓝杯的大选咖啡,让选民选择自己的咖啡,没有鲜明政治立场的人则选择普通咖啡,用咖啡来投票。这种方式同万圣节的面具销售一样,宣称可以预测并已经多次成功预测大选结果。

    SpiritHalloween是美国最大的万圣节服装零售商之一,在北美共有1000多家分店。它预测,奥巴马连任胜券在握,因为2012年奥巴马面具占全国销售量的64%,领先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据说这家零售商从1996年以来几乎每次都能成功预测选举胜负。

    捷蓝航空提出了一个略带苏格拉底情调的计划——“如果不满总统大选结果,我们载你离开美国!”该公司提供2012个免费机位,从网站上寻找选民,如果其支持的候选人落败,就可能拿到离开美国的免费机票。供选择的目的地包括加勒比海岛屿国家阿鲁巴、巴哈马和墨西哥、哥伦比亚等。联邦快递广告则用“干干净净的候选人宣传材料”配合解说词“公平地角逐”,隐晦地夸了自己一把。

    必胜客设计了赢终生免费比萨的活动,条件是在竞选辩论会上问两位候选人是喜欢普通香肠比萨还是意大利香肠比萨。食品公司波士顿市场推出了模拟投票的。BowlPoll网站,用鸡肉和火鸡分别代表左右,让消费者在二者间投票,投票人可以获得该餐厅的优惠券。

    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举办地坦帕一直被称为“美国脱衣舞之都”,当地的脱衣舞俱乐部在会议期间聘请了更多的脱衣舞娘,在俱乐部里布置了“爱国装饰”,还提供党员折扣价,吸引共和党人去消费。许多脱衣舞娘在会议期间收入翻番,一夜入账1000美元以上。

    网络是候选人竞选的重要阵地,候选人一般会选择域名建站进行宣传,因此候选人人名的注册域名也具有一定价值。但域名的选择需要“投机者”具有一定的洞察力和政治头脑。

    转让专利权营收的最有力证明是中国留学生黄娅在2004大选年入账超过270万美元。她为布什和克里分别设计了卡通形象和广告语,并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随后,克里阵营的人提出只要她不生产带布什标识的产品,就提供50%的生产费用补贴以及销售克里标识产品的渠道,销售利润完全归她。布什竞选班子也找到黄娅,以85万美金买断了她设计的带布什标志的产品专利。

    

(摘自《发现》 2013/02 张婷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