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书摘2013/01
期刊架位号[5720]

天下都是武当,该放下就放下

    圣人之道是为而不争,但还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

    2010年,我们武当派在意大利开辟一块占地面积有三千亩的意大利武当山(在罗马与佛罗伦萨之间有一座圣山,相传教皇曾在此修炼)。佛罗伦萨的弟子请我(作者系武当玄武派内家拳宗第十四代掌门人,武当道教协会会长)给取个名字:太极宫修真道院。可以同时容纳一百人练功、打坐、交流《道德经》的思想。那里面有很多两三千年前的大树,比较古老,比较原始。买下这座山的弟子想按照中国的建筑样式造一个太极宫。那里到现在还保留一些老石头房子,里面还有一些意大利人和周边国家修炼的人。除了意大利,我们在其他国家还有很多道修中心。意大利武当山的兴起,开创了先河。我们下一个计划是在法国建立另一个武当山。我的目标是建立九到十三个这样的道场。同时我们在加拿大也有很多的弟子,因为香港、广州、深圳等地很多人移民到了加拿大的温哥华、多伦多,有很多人是武当俗家弟子。在这个事情上,我们这一代掌门人,赋予了一种历史使命,因为很多徒弟都愿意奉献。你如果没有这个思想,可能就只有一个南武当的概念了。如果我能给后来的很多徒弟以一种启发,告诉他们,我们未来要走的路是天下武当,就不会局限在那一个位置上。我希望这种努力会在中国的大文化背景下再形成一个道文化,起点就是武当文化,最后形成一个造福社会的传承。要把这个信仰建立起来。珍惜生命、热爱生活、传承文明、倡导世界和平,致力于人类健康,我与弟子们将奉献一生。

    未来几十年,我希望带着弟子按照张三丰祖师的修行路线走一趟,比如汉中、宝鸡、终南山、鹤鸣山、青城山、苍山、玉龙雪山、福泉山、遵义逍遥洞、河北天台山、大别山……在走的过程中抱着一个信仰,去感受祖先在修炼过程中所发生的天地人的变化,找到一个更好的道家修行的真理。很多人会说你现在有庙,会不会有牵挂,我说,天下都是武当,该放下就放卜。

    在台湾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小插曲。我们在做文化交流的时候遇到这样一个人,一开始说话很冲,自称三丰先祖后人,身怀太极绝技,我说,张三丰祖师也是到了武当山才开创武当派,而不是说到了台湾开创的武当派。我说你必须要知道这个历史,你只有存恭敬之心,才能有亲近武当祖庭之心,亲近了武当道教就是亲近了祖先,你才能受尊重。他说你讲道理讲得很好,但是不知道你功夫怎么样。我说我学识有限,功夫也没练好。他说你先看看这个拳谱,我一看拳谱,是清代手抄本,一个是太极拳谱,还有一个是八卦掌的老谱。我想如果可以复印带回来该多好。但是他很看重这个老谱,我问能不能拍照片,他不让拍照,也不让全部看,说明它里面还是有真东西。

    他一起势,我看动作和我有相似处,说明他还是有真传,否则他的口气不会那么大。唯一的区别在腰上,我们练太极拳讲丹道,叫气入中庭,只有在这一块有区别,估计是跟人动手多了。我发现了他的一个破绽,神气上下不能贯穿合一。他提出交手,双方刚一接触,对方即被弹出丈外,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说你这个书很好,但是要悟道,悟道深浅很重要。我要回去休息,他说不行,还要比,我告诉他练功夫也是为修道而准备,不是为打斗。我说这样吧,我也不做什么动作,你随便攻击。我就处于一种无为状态,整个身体是松弛的。

    他一出手,我们所处位置的旁边有一个大柱子,我侧身接着他,丹田内气一动,他腾空而起,就撞在柱子上。他说你哪来的力量,我没感觉到你有力量。我说我的力量来自于内功,来自于精神。

    我没有意识到想把你摔倒,没有想把你发出去。我说这样吧,我送你一只手,你只要能擒拿住,你今天就是第一。给他手他以为很好拿,他一拿,我一放松就走空了,再一拿我又一放松又走空了。

    这次到台湾,武当道教代表团时环岛弘法,在高雄、花莲、台中、台南、台北,每个城市差不多有三天时间,通过功夫的切磋,使台湾对大陆的宗教政策有了一个整体的了解。如果每个宗教团体都有这样的想法,中华民族就更加兴盛。

    

(摘自《中外书摘》 2013/01 游玄德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