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选刊2013/01
期刊架位号[5917]

德国大闸蟹与哈佛作弊

    打开网络,先后看到了两条新闻。

    一条是说德国大闸蟹的。早年间,中国大闸蟹“移民”到了德国,由于繁殖较快,导致近年来德国大闸蟹泛滥,毁坏渔网,伤害鱼类,破坏堤坝……罗列了一大堆罪状。的确,大闸蟹破坏了当地的生态,造成了高达八千万欧元的经济损失,于是乎,大闸蟹在德国声名狼藉,令德国人恨之入骨,忍无可忍。即使这样,德国人还是采取了“宽大政策”和克制、忍耐的态度,并未采取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欲除之而后快的极端措施。当一些德国游客看到几只大闸蟹借着夕阳的余晖,悄悄向柏林的德国联邦大厦挺进的时候,他们没有擅自除掉它们,而是选择了报警,让动物保护组织“抓获”它们。

    另一条是世界名校美国哈佛大学的一桩丑闻。学期末,学校布置了一门课程的开卷考试,让学生回家去做,开学后交卷。

    开学后,老师批改卷子时,发现二百五十份答卷中竞有近一半出现雷同现象,学校认为这是部分学生互相交流、没有独立思考的结果,属于严重的作弊行为。

    按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哈佛却选择了将家丑公布于众,并一个个约见涉嫌作弊的学生,进行认真调查。最后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理,最重的劝其休学一年、在我们看来,这是很普通的事情,但哈佛的选择却是“零容忍”。

    这是两则并不相干的新闻,但都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忍”字,看到了什么该忍,什么不能忍。德国人对他们深恶痛绝的大闸蟹的忍,让我们看到了循章办事的态度;哈佛大学对作弊事件的零容忍,让我们看到了对待科学和诚信的态度。

    

(摘自《杂文选刊》 2013/01 盛基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