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科学2013/01
期刊架位号[1273]

一场工业新变革在曼彻斯特悄悄地进行,

    在世界各地悄悄地进行。

    关于新工业革命的书和文章热起来了。比如,美国《连线》(Wired)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Anderson)的新书《创客》(Makets)。中信出版社前不久迅速推出中译本,书名改成了《创客:新工业革命》。这个书名不错,安德森讲的正是新工业革命。

    安德森关注到曼彻斯特,我也一样。两年前,在冬季的冰雪里,我专程从伦敦赶到那里。

    下了火车,我直奔藏身在音乐学院里的一幢古老建筑——切斯曼图书馆((~hethamL.hrarv),这是欧洲历史最悠久的公共图书馆之一,建于1421年,快600岁高龄了。踏上吱吱作响的楼梯,穿过立满书架、弥漫书香的楼道,来到阅览室里有凸出窗户的安静角落。一百多年前的1846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常常沿着同样的路径来到这里,面对面坐下。

    这儿的桌椅有点与众不同,都被钉在地板上,坚固无比。

    情景也与恩格斯描述的无异:“有彩色玻璃,阳光始终充足……”不同的是,当年的窗外,一场巨大的工业变革和社会变革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在曼彻斯特及周边地区率先发起的大变革,被称作工业革命。而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安静的阅览室里阅读、观察、思考、讨论,演化为对工业革命影响下社会革命的分析与预言,共产主义运动由此兴起,在全球蔚为大观。

    要缅怀工业革命昔日的荣光,不得不去的另一个地方是曼彻斯特科学与工业博物馆(MSI),它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博物馆,也是世界最大的工业革命博物馆。

    博物馆由世界最古老的客运火车站改建而成,跨过生锈的铁轨,我走进巨大的维多利亚时代的仓库。眼前仿佛是蒸汽机博览会,各式各样早已从我们视野里消失的蒸汽机们,在这里会合了。看到巨人般的百年蒸汽机仍在运转,我很感动,也有点伤感。它们创造了历史,但历史的这一页,无论如何壮丽,也早就翻过去了。

    曼彻斯特的工业革命,也即第一次工业革命。它距离我们,其问还隔着第二次工业革命。而今天的现实世界,连用第二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电气时代去描述,也显得OUT了。

    在曼彻斯特科学与工业博物馆,甚至在整个英国,我们都看到了这种百年失落。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从英格兰大地消退之后,曼彻斯特这样的世界工业中心,曾经经历了差不多百年的衰落。钢铁、煤炭、蒸汽机、纺织机,早已不是工业经济中的主角;而詹姆斯·瓦特这类杰出工匠,无论他们如何才华横溢,也再不能主导以后的工业大变革。工业革命的风向,变了。

    在去年的伦敦奥运会上,我们其实也看到了百年沉寂后再振兴的端倪。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种种创意,令人惊艳。伦敦终于又让世界叹服,无愧于头上那顶“世界创意之都”的簇新桂冠。

    曼彻斯特则是今天英国的另一座重要创意城市。对它如今的迷人魅力的体验,往往要等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后。即使在冬季的寒夜里,我也看到一座流光溢彩,热力四射的2l世纪大都市。

    曼彻斯特靠什么振兴的呢?仍然是靠变革。这次的变革。

    有人称作新工业革命。克里斯-安德森,就是这样认为。

    我有两点遗憾,那次,对曼彻斯特的两处“名胜”,没来得及去拜访。一处是曼彻斯特大学,那是英国工程师的摇篮。

    另一处是曼彻斯特微型制造实验室,这是英国第一个微型制造实验室,是引领未来工业变革风向的一块实验田。

    我的后一点遗憾,在克里斯·安德森的那本新书中得到弥补,他到过并介绍了那里。实验室脱胎于麻省理工学院的热门课程“如何制造任何东西”,目前共有50多个此类实验室分布在全球17个国家。实验室的关键是配备了最新的数字制造工具,包括激光切割机、3D打印机和其他数字制造设备。奥巴马准备为美国的1000所学校配备这样的实验室,很明显是受到先行者的示范性影响。

    克里斯·安德森看到了曼彻斯特微型制造实验室热火朝天的景象。这可能是工业革命发源地重新振兴的一个缩影。

    一场工业新变革在曼彻斯特悄悄地进行,在世界各地悄悄地进行。这是否可以认为新工业革命上路了呢?我觉得,起码可以说:新工业革命的概念已经先行出发了。

    新工业革命是什么?它开始了吗?它有什么要素与特点?它会走向哪里?它将带来哪些影响与机遇?这无数的问题与问题的求解,将在新世纪长期萦绕。

    

(摘自《环球科学》 2013/01 陈宗周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