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船知识2013/01
期刊架位号[1283]

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误解

    日本《世界》月刊2012年第11期刊登了前外务省国际情报局长孙崎享的一篇文章,原名为《日本在尖阁问题上的误解》。他在文中提出了几个值得注意的观点:钓鱼岛存在领土问题;“搁置争议”的处理方式对日本有利,日本应争取这种结果;所谓美军帮助日本保卫钓鱼岛的说法是不可靠的;美国在利用日本充当“离岸制衡”中国的角色。现将全文翻译如下,希望帮助读者了解日本对钓鱼岛问题的不同看法有所帮助。刊登此文不代表我刊支持或证明其观点。

    真的“不存在领土问题”吗?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原文中均称尖阁诸岛)问题正在愈发混乱。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呢?钓鱼岛问题的最大要点在于我们应当采取下列哪种解决方法:第一种是认为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因而并不存在领土问题。为此,日本应为巩固自身的主权将钓鱼岛适用于国内法;第二种是认识到钓鱼岛是中日之间的争议领土,在此基础上转而寻找避免爆发冲突的方式。从我个人来说倾向于选择后者。

    日本领土问题与日本的战后处理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945年8月14日,日本通告美、英、苏、中等国,宣布“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这成为战后日本的起点。在1945年9月2日签署的投降文件中,也明确写有“诚实履行《波茨坦公告》”的内容。

    《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须实施,日本的主权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这里所提到的《开罗宣言》主要指“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的领土,如东北、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这一段内容。

    中国主张在清朝时期就已经对钓鱼岛拥有主权,并且很可能认为,钓鱼岛也属于《开罗宣言》所提到的“日本所窃取干中国之领土”。接下来再让我们看看1951年签署的《旧金山和约》是怎么表述这一内容的,《旧金山和约》规定:日本放弃对台湾及澎湖列岛的一切权利、权利根据及要求。

    在这里,有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属于台湾”还是“属于冲绳”的争论开始浮出水面,中国没有签署《旧金山和约》。1951年8月15日,时任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在其发表的“关于对日和约问题的声明”中就涉及到了《开罗宣言》、《雅尔塔协议》以及《波茨坦公告》,指出这些合约“乃是共同对日和约的主要基础”。

    前面已经提到,《波茨坦公告》中写明“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其中所谓“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其实就是要体现盟国方面的意志。而在当时,决定盟国意志的核心因素就是美国的意愿。

    那么,在钓鱼岛问题上,盟国意志或者“美国的意愿”到底是什么呢?大多数日本民众没有认识到:美国是主张“不支持中日任何一方的立场”。

    在这种情况下,将钓鱼岛定位为“日本固有领土且不存在领土问题”,从国际视角而言是不合适的。

    如何处理“争议领土”?

    钓鱼岛问题的出发点在于如下事实:钓鱼岛是日中之间明确存在主权争议的领土。如何面对这样的“争议领土”呢?在我看来,处理领土问题通常要考虑以下9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了解对方的主张,了解对方与己方之间的说法中各自存在何种程度的客观成分,避免不必要的摩擦。大部分日本人其实并不了解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第二,采取具体措施避免爆发领土冲突。这一点可参考中国和东盟各国在处理南沙群岛问题上的做法,2002年11月4日,中国与东盟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内容包括:以和平方式解决他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而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包括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它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

    其中“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一项尤为重要;第三,通过诉诸国际法庭等手段,尽量让第三方介入解决过程;第四,构建紧密的、多方位的相互依存关系。今天,没有人认为法国和德国之间会爆发战争,这是因为欧盟已经建立了密切的多方位相互依存关系。虽然法、德两国曾在一战和二战期间交战,而且还曾出现过阿尔萨斯-洛林这样远比钓鱼岛问题更为严重的领土问题;第五,全面坚持联合国的原则。

    正如《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四款规定:各会员国在其国际关系上不得使用威胁或武力,或以与联合国宗旨不符之任何其他方法,侵害任何会员国或国家领土的完整或政治独立;第六,通过反复强调中日之间“不使用武力”这一共同原则,培养相互遵守这一原则的环境。两国在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之后,又于1978年签署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该条约第一条即写明:在相互关系中,用和平手段解决一切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第七,将今天这一代人无法解决的问题暂时搁置,避免发生冲突。

    同时,双方承诺在搁置期间不会使用武力解决问题;第八,对于在争议领土周边容易引发冲突的事务,建立能够防患于未然的机制。在争议领土周边,有些日常活动可能成为冲突的导火索,海上捕鱼活动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日本与周边国家缔结渔业协定,不仅是要单纯涉及捕捞量的问题,在安全领域也有重要意义。值得庆幸的是,中日已经签署了渔业协定。这就是1975年签署的《中日渔业协定》以及1997年重新签署、2000年6月生效的“中日渔业协定”。

    这些协定奉行的基本原则是:由本国船只对本国渔船进行适当的指导和监督,如果对方船只违反相关协议,则由对方政府处置。当然,如果出现问题,两国政府也会进行协商,这可以尽量避免现场发生不测事态;第九,在可能发生冲突之际,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将一个大问题拆成若干小问题分别加以解决。

    “美军参战”的把戏

    在关于钓鱼岛问题的上述一系列事项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搁置争议”。1972年,在周恩来与田中角荣首相之间、1978年在邓小平与园田直外相之间都曾就搁置争议达成过共识。

    但今天,日本政府的立场是:“搁置争议是中方单方面的表述,日方对此并不知情”,这是对历史事实的歪曲。暂且不论日方是否使用过“支持搁置争议”这样的表态,仅就田中首相和园田外相当时的对答可见,双方明显是对搁置争议达成了实际共识的。

    更重要的是,关于搁置争议达成共识一事,对于日本而言是极为有利的。理由有三:可实现日本的管辖权;意味着不可以凭借武力改变现状,继续对钓鱼岛保持实际控制,有利于促使外界认同这里的主权归属日本。

    在日本,关于搁置争议存在各种错误的解读,例如有人认为:“近年来中国开始主张对钓鱼岛拥有主权,这意味着中国已经放弃了搁置争议的政策”,实际上,搁置争议本身就是以两国均声称拥有主权为前提的。也正因为双方都认为己方拥有主权,且若就此发展下去存在爆发军事冲突的危险,所以才有必要采取“搁置争议”这一防患于未然的办法。

    如果日本背离了搁置争议的共识,并打算进一步做实对钓鱼岛的主权主张,将会发生什么?双方的主权争端最后很可能发展为以军事力量解决问题的事态。从长期来看,日本在军事上并不占优势。

    美国国防部公布的《2011年度中国军力报告》显示,中国拥有的战斗机总数为1680架,其中330架直接部署于台湾方向,钓鱼岛也在这一方向。2011年2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出席参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时说,中国在2025年时蒋拥有200架具备隐身能力的新型战斗机。如果不能争夺制空权,日本就无法确保军事优势。

    此外,20lO年11月,《华盛顿时报》曾刊登过一篇题为《中国导弹有能力攻击美军基地》的文章,称“使用80枚近、中程导弹及350枚巡航导弹就可以摧毁驻日美军基地”。在与美国发生对立时,中国很可能用导弹攻击在日本的美军基地,破坏跑道和指挥控制系统。只要基地陷入瘫痪,再先进的战机也无法投入使用。在军事上,美军要在钓鱼岛参战并不容易。

    在这里,我还想从条约角度论证美军参战的问题。《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规定,缔约国“宣誓在日本施政的领域下”,如果任何一方受到武力攻击,双方将依照本国宪法的规定和手续,采取行动对付共同的危险,钓鱼岛适用于第五条也没错。

    但这里面暗含着一个把戏:根据日美之间达成的协议,“离岛防御”是由日本独立完成的任务。也就是说,在中国进攻钓鱼岛时,由自卫队执行这一防御任务,美军不会参战。

    如果自卫队能够保卫钓鱼岛,自然没有问题;但如果不能守住,钓鱼岛的施政权就将转属中国,它也不再是《日美安保条约》的适用对象了。

    包括获得美军支援在内,在军事上保卫钓鱼岛并不应是日本的选择。所以,遵守搁置争议的共识才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要解决钓鱼岛问题,首先要认识到搁置争议的好处,并尽早拿出支撑这一共识的政策。

    美国倾向“第三选择”

    最后,我们来谈谈为什么钓鱼岛问题会在现在这个时候突然升温。

    对于美国军方相关人士而言,钓鱼岛出现军事紧张局势是个好消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明确表达这一点的正是美方人士——前美国国务院日本事务负责人凯宾·梅尔。

    他在日本《文艺春秋》杂志第10期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日本需要采取各种手段对抗中国的威胁……具体而言,日本应当加快采购F-35战斗机的计划,以掌握制空权;增加“宙斯盾”舰的数量;在先岛群岛建设自卫队基地;提高海上保安厅的侦察能力等……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完全不必有任何顾虑。可以说,美国军方相关人士将钓鱼岛争端看作是向日本兜售武器的良机。

    当前,面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美国开始重新论证其亚洲战略。对美国而言,有以下4种选择:重视传统的日美关系;美中两国在世界范围内进行协调(即所谓G2体制);采取离岸制衡战略(利用日本对抗中国);由相关国家建立国际机制。

    目前看来,美国的对华政策是第2种及第3种选择的混合体。离岸制衡是指“特定大国为了遏制其想定的国家,利用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国家进行对抗”,是超级大国可以兵不血刃地发挥对局势影响力的一种方式。这里提到的离岸制衡概念,并不仅仅限于今天的东亚。与此类似的是,在二战初期,美国并未直接参战,而是向英国提供武器,间接帮助英国,作为“民主国家的兵工厂”,这也是离岸制衡。今天,美国又有人提出在东亚地区使用离岸制衡战略,也就是说,面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美国自身并不直接参加战斗,而是帮助日本对抗中国。那么,在战斗中首当其冲的也正是日本。

    如果日本承担离岸制衡的作用,就相当于将自己定位为中国的敌人,那就必须积极进行军事准备,而钓鱼岛问题正是极佳的借口。因此,日本那些积极推进日美关系的势力主张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强硬政策也就不足为奇了。

    

(摘自《舰船知识》 2013/01 华山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