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2012/49
期刊架位号[8645]

《江南style》何以热遍全球

    网络的介入早已改变了一切,让很多文化产品没那么正经,这恰恰迎合了“娱乐至死”时代的网民需求,“好玩”已经取得压倒性胜利。

    《江南styIe》的成功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一个体型发福的大叔、几个搞笑的骑马动作居然火遍全球,既让潘基文跟着跳动不止,也让奥巴马、汤姆·克鲁斯们不亦乐乎。这个MV究竟藏着什么魔法?在马圈里、大街上,在游泳池、桑拿房……身着华服、被称为“鸟叔”的朴载相围着帅哥美女大跳骑马舞,这支Mv情节粗鄙但动感强劲,音乐节拍似有雷霆之力,把所有“屌丝”的眼睛耳朵拍打得飘飘欲仙。全世界的搞笑Mv多得是,偏偏只有韩国的《江南style》引起世界性波澜;有人说这支MV成功的原因在于它反讽、恶搞了韩国首尔“江南”富人区的奢靡生活,此言非虚,可也并不尽然,否则,如何解释全球所有不会讲韩语,也不太明白“江南”为何物的粉丝们为什么就爱上了“江南范儿”?除了韩国人,恐怕没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其“反讽”之意。

    是音乐、舞蹈和放低身段的搞笑赢得了世界。骑马舞是关键,它另类、造作、搞笑,让人忍不住有立即模仿的冲动并随之哈哈大笑——搞笑,让它轻而易举就俘获了我们:《江南style》颠覆了以迈克尔.杰克逊、麦当娜为代表的追求大场面、好故事、经典性的主流Mv模式,让情节细节都那么“混不吝”。对比同样以舞蹈为主的迈裒尔·杰克逊的《黑与白》,我们会发现,杰克逊令人叹为观止,“鸟叔”则令人忍俊不禁。网络的介入早已改变了一切,让很多文化产品没那么正经,这恰恰迎合了“娱乐至死”时代的网民需求,“好玩”已经取得压倒性胜利。

    在《江南style》这首充满无厘头风格及美式嘻哈、韩国劲歌等元素的Mv中,“好玩”更多地以杂耍式的低俗、暗示性的夸张、拼贴式的恶搞反复出现,“鸟叔”的种种古怪动作恰好与网民的“审丑”倾向暗合,我们都急于看到一个长相平庸的大叔究竟能把自己糟践成什么样子,却对他搞笑之后的压倒性胜利始料不及。换言之,他恰好印证了苏桑·桑塔格的判断:当我们沉溺于似乎人人皆可却又难以抵达的某种幻象,既是信心不足使然,更是对于成就和炫耀的深切渴望。

    必须看到,“鸟叔”尽情颠覆的身后,是韩国极其发达的劲歌业态和娱乐竞争。

    比如,在韩国一家独大的SM公司就对艺人的包装和推出极为苛刻,据说当年曾在中国大热的HOT组合推出首张专辑之前,每天超强度训练达12~16个小时;近年迅速蹿红的“东方神起”团队的训练也是地狱式的,5个十六七岁的孩子经常饿着肚子从下午一直练到晚上11点多,公司所有相关人员全程陪同,无一懈怠,不仅在歌舞方面训练苛刻,甚至在语言表达、举手投足等环节都精心打磨,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韩流”的冲击力如此强大了。

    韩国流行音乐大多制作精良,往往在一首歌曲中融人多种流行元素并体现亚洲文化特色,如SM公司就擅长制作适合整个亚洲市场、符合亚洲年轻人追求的音乐。

    在包装和推广艺人之前,公司通常不惜花费时间仔细分析当地基本文化、音乐等各种流行元素,以最大程度规避风险。

    全名朴载相的“鸟叔”就隶属韩国著名的YG公司,他最早出道时以说唱起家,帮助李胜基、DJ、DOS等等一批著名歌手创作上乘之作,他自己的演唱会更被歌迷誉为“不可错过”,每一次演出都有歌迷兴奋过度当场休克,足见其对流行音乐的谙熟。《江南style》厚积薄发,朴载相在这首MV里将自己的才华施展无遗,同时融合大量说唱、重金属、朋克、豪斯等等流行音乐元素,在极具韩国风格的基础上又颇多欧美流行曲风,以动感快速的四四拍舞曲为主,自然赢得了众多年轻歌迷的热捧。

    反观中国流行乐坛,《忐忑》如果又唱又跳,未必就比《江南style》差,但韩国人以其对MV套路的钻营,更容易拍出天马行空、无所顾忌的搞笑范儿来。看来,我们需要找到在Mv拍摄与传播方式上的差距。《江南style》的风靡,应该给中国的业界带来某种触动和警醒。

    在当下的KTV包房里,《江南style》已是最大热门,年轻人已经忘掉了此前同样大热的《It’sOK》《忐忑》之流;不久之后,狂热迷恋《江南style》的年轻人很可能又会调头迷上别的什么“神曲”,当年周杰伦风靡一时的《双截棍》今天还有多少人在唱它?和《江南style》极为相似的是,当时《双截棍》在KTV里点播率极高,却没能赢得长久的生命力,相反,倒是诸如张学友《相思风雨中》这样慢条斯理的情歌历久弥新,一直是KTV里的宠儿。难道,快节奏歌曲都会落下被迅速遗忘的命运?《江南slyle》恐怕也将被迅速抛下,只要还有更新鲜更劲爆的快歌突然“好玩”地冒出来。

    

(摘自《瞭望》 2012/49 陈鹏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