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2012/12
期刊架位号[6405]

做好副手不简单

    《水浒传》中有两个非常成功的副手:前期是辅佐晁盖的宋江,后期是辅佐宋江的卢俊义。宋江不居功自傲,甘坐第二把交椅,辅佐晁盖把梁山事业搞得红红火火;卢俊义审时度势,不仅让宋江利坐上第一把交椅,保住了自己的第二把交椅,还让众人服服帖帖。由此可见,当好副手也是一门学问。

    宋江上了梁山,晁盖为报宋江私放之恩,让宋江坐第一把交椅。但第一把交椅不是晁盖的私物,宋江即使有心取而代之,也不能贸然接受。宋江刚上梁山,寸功未立,如果他坦然接受,必遭好汉们的质疑。宋江不仅没有接受让位,而且行事低调,在晁盖面前十分谦恭对众兄弟礼遇有加。他不辞辛劳不断地带领人马出去攻城掠地,树立了无人能比的威望,赢得了众位弟兄的支持,且不居功自傲,为自己积累了足够的资本。照理说,晁盖死后,副手宋江可自然接替。可晁盖挨了史文恭一箭后,对宋江说:“贤弟莫怪说,若哪个捉得射死我的人,便教他做梁山泊主。”宋江武艺平平,生擒史文恭,根本没有可能。如果霸王硬上弓,这不是宋江的风格,也不能让众位兄弟心服口服。既不能违背晁盖的遗训,又想水到渠成地转正,这需要高超的技巧和手腕。当然,这是他没有立即攻打曾头市为晁盖报仇的原因,也是他千方百计拉卢俊义上山的缘由。他必须找一个在梁山没有根基的人,即能完成复仇大业,又没有资格与他争高论下。

    于是,卢俊义被拉上山是必然的。

    卢俊义一上梁山,宋江就让他替晁盖天王报了仇。宋江非要卢俊义坐第一把交椅。卢俊义是聪明之人,他知道,仅凭这一点儿人家白送的功劳就安然接受是万万不可的。底下全是宋江的患难兄弟,自己就只有一个燕青,如何在梁山安身立命?所以他只能推让,给宋江充分的理由,让宋江坐第一把交椅。

    为了表示自己对晁天王遗训的充分尊重,宋江主张用抓阄的方式,与卢俊义分别领兵攻打东平府和东昌府,谁先赢谁当头儿。宋江认为,光有民意还不行,还需要天意,他要确保自己的绝对权威。

    此时,卢俊义面临的是一场必须打输的战争,而且必须输得像模像样没有破绽。可事不遂人愿,宋江攻东平府遇阻,本跟着卢俊义的吴用听说后怕宋江输了,立即别了卢俊义,去帮宋江。

    宋江胜了,戏演得很逼真,既有民意,又有天意,他理所当然地坐了第一把交椅。卢俊义也欢欢喜喜坐了第二把交椅,众人也信服,毕竟是他捉住了史文恭,替晁盖报了大仇。

    宋江和卢俊义这两个副手都不同寻常。他们善于适时表达自己的声立。

    如攻打祝家庄前,杨雄和石秀来报信,当时晁盖要把二人拉出去杀了,这做法很轻率。宋江及时发话,劝说了晁盖,并亲自上阵,赢得了众兄弟的敬重。上司也有考虑不周全之时,在管理理等方面同正职保持一致是应该的,但在一些具体细节和原则性问题上,副手要懂得换位思索,适时提出自己的建议与看法,否则便是溜须拍马。副手还要协调好各种关系。晁盖被史文恭射死后,兄弟们都发誓要报仇,也认为宋江可以取而代之了,这都说明宋江在上下关系的协调方面做得是相当到位的。

    做个好副手很难,太能干不行,功高震主会有被封杀的危险;太窝囊不行,唯唯诺诺只会让人瞧不起。在正职面前必须学会服从,副手高明之处就是让正职感到自己很高明。善于做副手,才有望成为优秀的“一把手”。

    

(摘自《心理医生》 2012/12 阿凤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