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名家2012/11
期刊架位号[5231]

对绘画艺术多元化的几点认识

    中国自新石器时代的仰韶、马家窑彩陶、战国的帛画至汉代绘画的的兴起,又经历了两宋鼎盛时期至元明清绘画的整体下滑。几千年来虽有兴衰却不断向前发展,历经多次粹变,已逐渐形成,东方特有的绘画艺术语言和美学思想。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中国绘画艺术不断走向繁荣,绘画形式也上趋活跃和多变,因此我们必须对绘画艺术多元化有新的理解和认识。

    二十世纪中叶,蒋兆和、林风眠的人物,李可染的山水等少数名家的的作品,己经有了较传统意义上的变新和一定程度的跨越,但这些变化尚未脱离中国画的母体,只是在绘画的表现形式上有所变化,不能称之为多元化。真正意义上的多元化应定位在“八五思潮”后这个时期,当代画家在这个时期或多或少都经历了茫然与觉醒的过程。当时的中国绘画艺术形势比较混乱,传统绘画受到西方艺术思潮空前的冲击和挑战,几乎被颠覆,许多艺术家、美术理论家一时问破反叛之风吹至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甚至迷失了方向。与此同时,也有很多的年轻的艺术家们异常的兴奋和冲动,大有压抑和束缚后被解放之势,自觉与不自觉卷入其中,随波逐流。

    主流及非主流,传统与非传统等各种表现形式的美术作品应运而生,令人眼花缭乱。

    进入本世纪初,受西方文化影响所产生的冲动、反传统、迷惘之势有所减弱,犹如一潭浑水的中国绘画艺术群体和创作氛围,经过二十多年的沉淀后,变得较为理性和自律,并敢于抵制西方文化话语强权,能够更加客观的认知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和地位。现在看来,当时对绘画艺术多元化的理解是有误区的,其误区之一是缺乏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正确认知。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其绘画艺术历经数千年的兴衰、演变和发展,入物画、山水画、花鸟和工笔都形成了中国特有的完整的和成熟的艺术理念和表现形式。因此,我们只有了解中国历史和中固文化的演变发展过程,才能理解中国绘画艺术的真正内涵,确立正确的发展方向,形成较为科学并符合艺术发展规律的美学理念。误区之二是不能理性看待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八五思潮”后,西方文化的前卫意识对中国传统绘画艺术产生了重大影响,突出表现在50后至60后出生的两大群体(若干现象在八十年代末期和九十年代中期最为活跃),甚至对各大院校教学的趋向也造成一定干扰(重形式忽视基础),如果不是借鉴而是一味的尾随或依附于两方艺术,其后果,艺术作品不是被异化就是被殖民化。误区之三是不能树立正确的艺术价值观。随着一些自由艺术家群体的不断聚集和壮大,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鱼目混杂、良莠不齐的现象。这其中不乏有真正执着追求创新的艺术家,他们力图通过中西交融的绘画语言不断推进中国的文化艺术向前发展。但也有一些人或是抱着投机心态,获取功成名就的机会,或是单纯从商业利益出发,在意识形态上迎合西方文化艺术的口味。即使是达到目的,最终结局只能是昙花一现,其艺术生命终归是短暂的。

    就目前而言,对于中西文化的纠结仍然存在。如果我们理性去思考和分析中西文化的价值取向,就完全可以避免我们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其一,要增强历史责任感。翻阅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无论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部有较为清晰的历史脉络和痕迹。在人类历史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中国文化已融入国人的血液,是不可撼动和取代的,绝非外来文化所能改变,我们必须在吸收、借鉴外来文化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本土文化,弘扬和光大传统精粹,而不是背离母体,全盘否定,做外来文化的奴隶。其二,要确立正确的发展方向。文化艺术的发展方向历来与政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精神的集中体现。而我们有些年轻的艺术家,在这一方面凸显其幼稚和浅薄,表现在作品缺少绘画语言,刻意标新立异,空而求新,甚至是无病呻吟。近十几年来,中国艺术的多元化趋于繁荣,在历届国际双年展和其它展览中有所体现。但西方一些国家送来的并非部是真正的文化艺术,他们是以希望能改变我们这个民族的意识形态为目的,实现“文化渗透”。就连西方学者保罗·阿登纳也不得不承认文化和艺术双年展,确实是一种政治扩张。因此,艺术家同样要具有敏锐的洞察力。三是要懂得艺术发展规律的自然性。艺术的多元化无论东西方都有其从原始社会到现代社会漫长的演化过程和艺术规律,这些规律是由人类社会不断进步和发展的自然衍变形成的。如西方的艺术理念更重视的是纯粹的视觉感,而我们中国的绘画则更注重哲学思想,更为含蓄,我们对绘画艺术多元化的理解和认识,应建立在历史文化发展的基础上,可吸收可融入但不能单纯理解为变化一种艺术形式、一种表现方法即为多元化,也不能有悖于中国特有的艺术形态。再则,更不能做艺术上的投机者和西方持不同政见者的代言人。我们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艺术家只有了解历史,尊重历史,遵循艺术发展规律的目然性衍变,才能真正成为有思想、有建树、有品格的艺术家;只有在中华民族母体文化的基础上发展创新,才能创作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优秀作品。

    

(摘自《书画名家》 2012/11 陈琳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