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2012/12
期刊架位号[5156]

“西施舌的诱惑”

    知道“西施舌”,是由朋友的一段失恋故事开始。他的女友婉约动人,但数年后,他们的爱情走走停停,却没能走到一起。朋友伤感之余,总絮叨在山东诸城他俩一起吃的那个“西施舌”。他说,“西施舌”肉极好看,淡黄色,味道鲜美。今日今时,还让他挂惹不下、魂牵梦绕。“西施舌”在他是一种寄托,或许盖因“物有灵犀一点情”吧。

    “西施舌”,因其酥软似舌而得名。西施美人的吴侬软语,在舌尖上,柔情毛毛雨润过似的。这真是多少有些诗情与暧昧。

    “西施舌”的本体,其实就是“沙蛤”。这蛤肉质白嫩肥厚,柔滑细腻。在我的家乡曹妃甸海域,12月天寒地冻,却又是沙蛤上市之时。“府海呈鲜各有时,谁将美舌比西施,快添炉火温热酒,冬食蛤蜊美如诗”,说的正是“西施舌”。

    父亲是老海把式,于是去问。听父亲讲,“西施舌”在海边退潮时采捕,捕来好有趣:“西施舌”爱穴居,去“认门”找“沙眼”就行,扒沙就可以了。若是好多好多,先用小石磙把穴居的滩面碾压,等沙面下面喘气、吐泡,可挖到大片的“西施舌”。采捕最好时节是冬季,大雪过后,天气奇寒,待海潮中落,会有大量“西施舌”来沙滩避寒。那时,成群结队的“西施舌”躺在滩面,就好像收割庄稼似的……去年我去福建旅游,在长乐漳巷的一家餐馆,品味了最正宗“西施舌”。那天,在餐馆落座,与朋友点菜,八闽肉燕、瓜樱梅鱼、炒“西施舌”、豆腐杏仁、椒盐烧鸡和佛跳墙。等到上炒“西施舌”时,真是让人“眼明心亮”。因为大家齐刷刷地把眼光投向炒“西施舌”。那肉肌似雪,雪白透红,鲜嫩柔韧,味极鲜美。

    小小的舌头,无瑕而温湿,就这么在碟碗中铺开来。

    “西施舌”乃福建名菜,以西施舌为主料,配冬笋、水发香菇、芥菜叶柄。香菇乌黑,冬笋微黄,芥茶碧绿,西施舌雪白,好一派赏心悦目。吃来,好个脆嫩甜爽。食客在吮吸中得到快乐,很鲜;吃在嘴里有一种小小的满足,很酷。

    席间,有服务生讲述了西施舌的凄迷传说。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凭借西施的美人计灭掉吴国后,越王夫人惟恐西施红颜祸水,使越重蹈吴的覆辙,暗中派人骗出西施,夜晚时将石头绑在西施身上,投入大海,从此,便生出这样一种软体动物:风平浪静之时,它会张开美丽的外壳,吐出白嫩的肉,像舌头在诉说冤情。

    还有另一版本:西施与范蠡在逃生路上失散,她自知孤单而易招不幸,咬断的舌尖竟落入海蛤口间,而舌尖又在蛤体内复活,尔后繁衍不息。

    此时,服务生以精美纸板的正反面,向我们展示了两首古诗。

    第一首是“吴王无处可招魂,惟有西施舌尚存。曾共君王醉长夜,至今犹得奉芳尊。”第二首是:“海上凡鱼不识名,百千生命一杯羹;无端更号西施舌,重与儿童起妄情。”他微笑着说,这“西施舌”之名到底是好是坏呢,还是让舌头自己来说话吧!听了服务生颇富意味的话,觉得这菜吃得好有文化。“西施舌”很嫩,吃在嘴有点儿发飘。入口有弹劲,恍惚间觉得有一种种神秘在口里泛滥。

    

(摘自《旅游》 2012/12 付秀宏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