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2012/12
期刊架位号[5156]

从山阴到剡溪

    岁月久远,时光变迁,城市越来越大,大到一个古地名远远不能涵盖的规模,也大到了即便没有关山阻隔你我也绝不轻易造访的遥远。在车船之便的今天,从山阴到剡溪不到两百里的路程,从城市的这边到城市的那边,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王子猷雪夜“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潇洒与格调却成绝响。

    公元一千六百多年前的那个雪夜,灰砖绿瓦、茂林修竹的山阴城外,纷纷扬扬的大雪终于停住。窗外银装素裹,一派妖娆。

    天空此时出现了一轮明月,皎洁的月光照在白雪上,交相辉映,天地一色,好像到处盛开着晶莹耀眼的花朵。赋闲山阴的王羲之之子王徽之推开窗户,见到四周白雪皑皑,一时心情大好,顿时兴致勃勃地叫家人搬出桌椅,取来酒菜,独自~人坐在庭院里慢斟细酌起来。他喝喝酒,观观景,吟吟诗,高兴得手舞足蹈。良辰美景,赏心悦事,怎可无佳乐助兴?怎可无好友共赏?由此,他想起了剡溪那个会弹琴作画的朋友戴逵。一种迫切之情油然而生,于是,王徽之马上叫仆人备船挥桨,连夜前往剡溪。

    雪夜,月夜,剡溪之水想必温顺尚未冰封,从山阴至戴逵所居的嵊州城内差不多有两百里的距离,就这样,王徽之兴致高昂地出发了。月光照泻在河面上,水波粼粼。船儿轻快地向前行,沿途的景色都披上了银装。王徽之观赏着如此秀丽的夜色,如同进入了仙境一般。船儿整整行驶了一夜,拂晓时,终于到了剡溪。可王徽之却突然要仆人撑船回去。仆人莫名其妙,诧异地问他为什么不上岸去见戴逵。他淡淡地一笑,说了一句注定流传千古的名言:“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每至深夜,想着周遭或远或近的朋友,我都在玩味王徽之这句神来之语。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在乎时间、地点以及俗世,要的无非是彻底无束的内心。

    一千多年光阴过去了,那个春花秋月、晚风临照的山阴城,已经改名作绍兴,而隐士戴逵所居的剡溪之畔,也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城市。剡溪之水依然流淌,却无人再记起那个雪夜那艘顺流而下的船。故交旧友来来走走,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了分别,早没有大学毕业时同窗各奔东西的惆怅与悲伤。即便在同一个城市,即便从东城到西城,即便中间只换一路公车即可到达,我们总有太多太多的理由拒绝彼此。不是不想见,不是不愿见,只是高楼林立的城市中跋涉,你我都有身不由己的哀伤和如影随形的疲惫。

    刚刚接到一位朋友的短信,简简单单的一句“我走了”,便如同他来时一般匆忙离去。他来时我没有安排时问为他接风,他不以为意,因为我们是多年好友;他走时我更没有机会准备道别,他也丝毫不放在心上,因为我们深知彼此。他忙,我也忙,我们便在这“忙”的借口下同处一个城市整整一年,却没有抽出时间见面。我一直在想,是城市变大了,还是世界变小了?我同样在想,文明的演变,社会的进步是放大了我们的自由还是羁绊了内心?即便没有雪夜,没有船,可否拿起一枚硬币,乘兴去一个根本不必要到达的方向……

(摘自《旅游》 2012/12 刘英杰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