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医生2012/24
期刊架位号[6372]

快乐是可以传染的

    曾经有人拍了这么一段视频——在纽约的一个地铁车厢上,一名女性一边看手机一边哈哈大笑。这看似寻常的小事却导致了以下不寻常的一幕:站在她旁边的一位男性留意了她一阵子之后,就跟着笑了起来;没多久,车厢上的人接二连三地都笑了,甚至包括坐在一旁专心看报纸的男性;最后,整节车厢都充满了爽朗的笑声——可见,笑是可以被“传染”的。

    其实,能够传染的不仅是笑的动作,还有那伴随着笑的欢乐心情。预想得到,上述地铁乘客在下车之后,都会带着一个愉悦的心情。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情绪或者心境,有时候也会受到旁人的影响:当身边的人兴高采烈时,自己也会高兴一点;而当身边有人悲伤哭泣时,自己则会感到有些黯然——这在心理学上称为“情绪感染”。

    镜像神经元,让我们“感同身受”

    人们天生就有很强的模仿他人动作和行为的倾向。

    譬如,跟一个说话慢吞吞的人聊天,我们会不自觉地放慢语速;对着一个刚出生不多久的婴儿吐舌头,婴儿很可能会对我们做出同样的动作。甚至,看到有人抽搐,有一些人会有意地控制自己不要去模仿这个动作。

    心理学家通过录像分析发现,人们会模仿几乎所有可以想象得到的动作与行为:悲伤、疼痛反应、尴尬、恶心、眨眼等等。有时候,这种模仿只是在1/15秒内发生,甚至连当事人都没有意识到。

    近年来,神经科学家为人类这种天生的能力倾向找到了一个生物学上的解析。研究发现,当一个人做出某个动作的时候,大脑中就有某些神经细胞处于对应的激活状态,包括一类称为“镜像神经元”的神经细胞。

    这类细胞的特别之处在于,当看到别人做一个动作时,它们也会处于相当于自己做出这个动作的激活状态。

    也就是说,镜像神经元并不理会这个动作到底是自己还是别人发出的。加州大学研究镜像神经元的马科·艾可波尼说:“如果你看到我哽住了,镜像神经元会模仿我的痛苦,你会自动同情我。你知道我的感受,因为你能真正感知到我的感受。”所以,当我们看到别人一脸严肃的样子时,自己也会不自觉地严肃起来;看到有人在傻笑时,很可能自己也会在笑——尽管自己也莫名其妙。

    最直接的快乐途径——笑

    在生活中,经常听见别人说,要想幸福一点,就应该快乐一些。可是,怎样才能让自己快乐起来呢?最简单和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经常笑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把这种想法发展成一种关于情绪的心理学理论,简单地说,就是“我高兴,因为我在笑;我伤心,因为我在哭;我害怕,因为我颤抖”。

    这听起来似乎是把事情弄反了。显然,我们是因为高兴而大笑,因为悲伤而痛哭。詹姆斯的理论的意义正是在于,它揭示了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事实。

    曾经在美国就有这样一个心理学研究:一些人被要求用两支笔撑着自己的嘴角摆出一个“笑造型”;而另一些人则需要用笔把嘴角往下撑,摆出一个“不高兴造型”。在他们看了同一段动画片之后,研究者发现摆出“笑造型”的人认为那段动画片更有趣。

    在另一个类似的研究中,研究者分别让大学生们在点头或者摇头的动作下听取一个关于提高学费的方案,结果发现,在点头状态下听取方案的学生更容易接受提高学费。可见,一个人的动作的确会影响到他的情绪,甚至会因此影响了行动决策。

    所以,想让别人开心,可以让他摆出~个“笑造型”——哪怕是通过讲冷笑话,甚至只是用笔把他韵嘴角撑起来;同样地,想让老板加薪水,就先要想办法让他们处于“点头状态”——冲一杯符合他口味的咖啡让他称赞,或者讲一些会让他不断点头示意的日常工作事件。

    “我快乐——我笑——你笑——你快乐”,这便是情绪感染的因果链条。所以,如果想让别人快乐一点,首先得让自己先快乐起采。

    

(摘自《家庭医生》 2012/24 黄俊维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