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2012.46
期刊架位号[8645]

透视奥巴马新任期的中美关系

    金融危机背景下的美国大选年里,四 年前以“变革”口号上台的奥巴马面临着 巨大的连任挑战。最终,他还是通过了“期 末考试”,继续担任美国的“CEO”。
    一场甚嚣尘上、沸沸扬扬的大选已然 落幕。对于当前正处在关键历史节点上的 中美关系而言,其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 以及更长的时期内将如何发展,牵动着世 人的目光。
    接受《嘹望》新闻周刊采访的专家认 为,奥巴马连任对确保中美关系稳定发展 有利,但奥巴马在第二任期内预计将加强 推行“重返亚太”政策,同时可能对中国 采取更趋强硬的贸易政策。

    竞争加剧但合作仍会延续
    在金融危机持续发酵的背景下,此次 美国总统选战有两大特点,一是以经济问 题为核心主题,二是中国议题比较突出, 而且多被与美国内经济问题挂起钩来。
    与以往较多涉及人权、安全、意识 形态等问题不同,今年美国大选的中国 议题更多集中在贸易赤字、美国国债和 人民币汇率等话题上,“中国成为美国竞 争对手”、“抢走美国人饭碗”等指责不绝 于耳。
    在美国总统候选人第三场也是最后一 场关于外交政策的辩论中,“中国的崛起” 是五大主题之一。美国总统大选专题辩论 中国问题,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从大选论及的中国议题看,美国越来 越将中国的发展视为挑战,对华认识的总 体趋势明显趋于严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 国研究所副所长倪锋接受《嘹望》新闻周 刊采访时表示,这种情况下,今后的中美 关系将面临更加复杂、更具有竞争性、更 难以管理的局面。奥巴马新政府的对华政 策总体来说可能延续性大于变化。
    中美关系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在于 两国间近年来力量对比的变化。2010年, 中国GDP总量已排名世界第二,中国在 金融危机中的表现也可圈可点,相反美国 经济仍未从危机中复苏,因此,担心自身 衰落的美国对迅速崛起的中国的焦虑感明 显上升。
    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 所所长袁鹏认为,经过前三年的大起大落, 奥巴马第一任期的最后一年已经在反思和 调整对华关系,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 构想得到奥巴马积极呼应,奥巴马连任后 对中美关系的反思会进一步深化,中美关 系会有推进的契机。
    中美关系一向是竞争与合作交织。不 少中美外交政策专家认为,虽然中美之间 有竞争加剧的趋势,但双方各领域的合作 也将会延续。摒弃传统对抗思维,积极合 作应成为双方关系的大方向。
    美国资深外交家、中美关系的破冰者 基辛格说,美国和中国不能基于冲突意识 来制定政策,一旦当选总统就任,看到现 实景象,就会得出中美两国必须并肩合作 的结论。
    袁鹏说,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在加 深,双方要更积极地寻找新的共同点和合 作点,在“高层次战略博弈”的背景下适 应和实现“深层次的合作”。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在 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对于新总统来说, 最终指导其作为的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而 美国国家利益客观上要求中美合作,因为 如果排除中国,今天世界上的各种事情美 国根本无法解决。所以,中美还是有很大 的合作空间,对于新一届奥巴马政府,合 作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而且也是完全可 能的。

    中美合作基础有待夯实
    熬过第一个四年任期的奥巴马已然 “早生华发”,可以预料其第二任期依然不 会轻松。
    首先,他要继续面对经济增长和就业 这两道最大的难题,国内政治团结的问题 也影响到“财政悬崖”、国债上限等问题 的解决。
    面对更严峻的经济挑战,奥巴马可能 采取更多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行动。 在奥巴马第一任期内,他明显增加了针对 中国出口商品和贸易政策的国际诉讼行 动,同时积极推动构建美国版的“跨太平 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阮宗泽预计,今后中美间的经贸摩擦 还会进一步上升,所谓的“敲打”中国, 在经贸领域用所谓的游戏规则来“规范” 中国的情况可能会更多。
    经济关系是中美两国关系的重要基 础,经贸领域的摩擦将腐蚀中美合作的基 础。
    大选期间,基辛格批评两位候选人针 对中国的言辞“糟糕透顶”,只有对中国 缺乏了解的“理论家”才想把中美经贸争 端变成一场“战争”。
    倪锋说,中美两国经济紧密、深入地 相互依赖,互补性大于竞争性,两国要进 一步加强经济往来,今后投资领域如果能 够有所突破的话,将会有力提升两国间经 济往来的质量和深度。
    但他担心,在大选期间就出了像三一 重工、华为、中兴等事件,有可能使中方 加大对美投资的渠道被堵塞,这是未来需 要加以关注的问题,因为如果处理不好, 其他方面的摩擦可能还会加剧。
    袁鹏认为,奥巴马也在反思,美国经 济不会因为牺牲中国利益而好转,相反美 国经济的复苏离不开中美合作,对美投资 应是大趋势,美国也有需要,今后中国企 业要稳步开展对美投资,既不要一哄而上 也不能因噎废食。
    除了经贸关系正从中美关系的“压舱 石”和“稳定剂”变成“冲突点”,美国 亚太政策的战略转型和重新布局也使得中 美关系在亚太地区的竞争性和挑战增加。
    奥巴马曾自诩是“美国的第一位太平 洋总统”,在他的第二任期内,亚太政策 的调整预计将会继续,并进一步推进军事、 政治和经济“重返”亚太,但奥巴马也在 反思亚太博弈的底线:把中国推向对立面 是否符合美国的利益?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樊 吉社分析认为,美国“重返”亚太在安全 领域是一种“防范”姿态,在经济和政治 领域则是一种竞争姿态,但并非全然的对 抗姿态,对抗也不符合双方的利益。
    为避免中美间的竞争关系转变为对抗 状态,樊吉社指出,中美两国需要较为理 性地评估中美实力消长状态和未来的发展 趋势,并谨慎处理第三方因素如中越、中 日和中菲领土争端问题,过度乐观和过度 悲观的预期都将对中美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受访专家认为,加强中美两军交流可 避免不必要的误解与疑虑,减缓在亚太正 面相撞的风险;其次,在继续强化高层交 流的同时,地方层面的合作应成为下一阶 段的合作亮点,地方间的交流、民间交流 和人文交流可为两国关系发展提供重要的 民间基础;此外,中美关系还将继续超越 双边,在地区和全球层面有更多合作。

    新型大国关系倡议要切实推进
    在中美战略博弈加剧的背景下,两国 如何建立新型的战略稳定关系和框架,成 为一个需要突破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课题。
    2011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 美,与奥巴马达成了共同建设“相互尊重、 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的共识。2012 年2月,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倡 议构建“前无古人,但后启来者”的中美 新型大国关系。
    2012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第四轮中 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构建中美新型大国 关系”为主题。胡锦涛在开幕式发表《推 进互利共赢合作发展新型大国关系》致辞, 再次强调指出,当前人类已进入21世纪 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思想、政策、行动应 该与时俱进,以创新的思维、切实的行动, 打破历史上大国对抗冲突的传统逻辑,探 索经济全球化时代发展大国关系的新路 径。
    阮宗泽评论说,中国已经清楚地提出 要与美国建立双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这是 一个很具有前瞻性的倡议。
    奥巴马曾强调美国“欢迎中国的和平 崛起”,“美中两国可以向世界证明,美中 关系的未来不会重蹈覆辙”。
    袁鹏认为,作为新时期中美两国共同 努力的方向,中美在“尊重、互利、合作” 基础上探索建立新型大国关系,需要理论 和实践齐头并进,中美双方都需要为此拿 出切实行动。他认为奥巴马连任后首先要 面对国内的严峻形势,短期内很难在外交 上有更多动作。近期中美关系基本格局首 先会维持和追求稳定,而中期仍会致力于 将双方关系朝更理性、客观、务实、细致 的方面推进。
    在11月1日举行的第二届“中美安 全关系与合作”研讨会上,中国外交部部 长助理乐玉成指出,下一阶段中美关系的 努力方向,首先是把两国关系过渡好,明 年美国新一届政府执政后,双方要确保中 美关系开好头、起好步;其次是把矛盾分 歧管控好,把新型大国关系之路走好。
    亚太是中美利益交融最集中、互动最 频繁的地区,亚太能否保持稳定繁荣事关 中美两国自身发展。乐玉成说,中美构建 新型大国关系首先要从亚太开始,中美双 方要把亚太地区的事务办好。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 热津斯基也指出,新任总统应继续及时与 中国的新领导层展开高层战略对话,实现 两国的根本利益系统化,避免重蹈20世 纪发生在欧洲的悲剧性战争的覆辙。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 悖”。中美切实推进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 不仅符合各自的利益,也是世界发展的需 要,将给两国和世界更大的发展机遇,也 将为国际秩序的和平、稳定和繁荣作出新 的贡献。
   

   (摘自《瞭望》2012/46 皇甫平丽 洪蓝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