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文摘2012.20
期刊架位号[5724]

山西人的性格

    在一般中国老百姓的印象里, 全国各省份中,名称凡是沾了“西” 字的,都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不 是吗?山西、陕西、江西、广西! 连见多识广的余秋雨先生未去山西 旅行前,其认识也定格在这种看法 上。不仅如此,山西人似乎还是“异 类”或“另类”。在国家推进西部 大开发的战略中,山西人发觉自己 既不是发达先进的东部省份,又不 是重点支援的西部省份。于是,不 论是在民间还是官场,出现了一种 自嘲的说法:“不是东西。”以此 表达窘迫尴尬的心境。
    那么,山西人的思维模式与 行为方式是否确有与众不同的地 方呢?记得笔者40年前刚到山西 时,有朋友告知,这里是“刀削面, 像腰带;三轮车,倒着踩”。是啊! 笔者到过国内外许多地方,品尝 过不少南北风味的面食和西餐, 可刀削面确系独树一帜。笔者也 观察过太原和其他城市街头的三 轮车,确有倒着踩的,启动时脚 往后踩以推动前进。透过这些零 碎的表象,能说明山西人确是一 个富有独创思维的特别群体吗?
    社会上对山西人的评价五花 八门。
    有人说,山西人大气。婚丧 嫁娶,大摆宴席;人际交往,大 包送礼。尽管这些年山西人的钱 包并不鼓,但礼数周全。也有人 说,山西人小气。穿戴“土气”, 不合时尚;饮食简单,不离面食。 面食花样虽多而调料有限,醋是 不能须臾离开的,早晚少不了小 米稀饭,城里人还喝一点牛奶, 但仍不普及。
    有人说,山西人才华超群。 走遍山西城乡,许多山西人都可 以如数家珍似的举出一大串光辉 的名字:“武圣人”关公(羽), 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帝—— 武则天,大将军薛仁贵和“杨家 将”群体,著名诗人王勃、王维、 王之涣,文学大师柳宗元、关汉卿、 罗贯中,史学大师司马光。可也 有人说,山西人才匮乏。迄今为 止,在“两院”(科学院、工程院) 院士中,山西高校和科研机构尚 无一人入选,是令人尴尬的空白。 山西没有一流的高等学府,没有 享誉国际的学术大师。
    有人说,山西人精明,经商 才干盖世。历史上山西商人雄视 天下,笑傲江湖。明清两代的晋 商和南边的徽商齐名,把生意做 遍全国,还踏出国门。他们腰缠 万贯,清朝的国家财政还得仰仗 山西人的补贴。
    也有人说,山西人窝囊,经 商才干不济。当代山西还没有哪 一家国营或民营企业脱颖而出, 享誉全国,更不用说走出国门参 与世界竞争了。更有甚者,当代 山西人在商海麇战中连连呛水。 不是吗?山西人在创名牌中,曾 被寄予厚望的“春笋”(电视机) 前些年夭折了,“海棠”(洗衣机) 最近也凋谢了,连久负盛名、味 道醇厚的“老陈醋”,也显得老 态龙钟、步履蹒跚,在国内外市 场上不敌江南劲旅“镇江香醋”。
    再来看看历史久远、驰名中 外的,“龟龄集”、“定神丹”, 那是海外老华侨特别垂青的中药, 曾是山西人的骄傲,可现在市场 份额又如何呢?生产这两种产品 的企业,不知是抱着“沉默是金” 还是抱残守缺的心理,在市场大 潮中无动于衷,在媒体上噤若寒 蝉,眼睁睁地看着“鹿龟酒”和“百 消丹”,步步进逼,蚕食市场。
    使山西人内心深处聊以自慰 乃至自豪起来的是近年来在社会 上广为流传的一段话,那是关于 中华文明史的一段妙语:近20年 的历史看深圳,100年的历史看上 海,1000年的历史看北京,2000 年的历史看陕西,而3000年的历 史则必看山西!
    山西人为什么对这段话特别 钟爱呢?因为这段话客观上为山 西人长了脸、出了闷气。但从社 会心理学角度来看,任何怀旧心 结、留恋过去的辉煌、向后看, 都是一种内敛自守的社会心态, 而非开拓创新的精神。这恰恰彰 显了山西人的心态和性格中内敛 自守的一面。
   

   (摘自《中外文摘》 2012/20 程人乾 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