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鸣2012.10
期刊架位号[8692]

秦始皇的经济账:放弃北伐匈奴而修建长城

    修筑长城固然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在短期内经济压力很大,但从长远来 看,秦始皇的这笔账算得很精明。
    公元前215年,在今天内蒙古的河套 地区,秦朝大将蒙恬率领以步兵为主的秦 军,与凶狠的匈奴骑兵展开了一场殊死之 战,刚刚统一天下的秦军士气正旺,一举 拿下了河套地区。匈奴残部望风而逃,远 遁大漠。
    然而,凯旋的秦军得到的命令却不是 再接再厉,攻占漠北,而是转攻为守,30 万大军以战国时期燕、赵、秦三国的北方 长城为基础,就地修筑长城,从西北的临 洮一带一直延伸到辽东,横贯东西的万里 长城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秦始皇停止北伐, 反而耗尽全国的财力、人力去修筑长城 呢?因为秦始皇不仅是我国一位杰出的政 治家,他还是一位卓越的经济学家,他肯 定算过一笔经济账。
    让我们站在秦始皇的角度来思考对 付匈奴的难题。首先,秦始皇统治的民 众基本上都是农民,而如果要深人大漠 与匈奴作战,就需要相当数量的骑兵。 把平时基本不骑马的农夫转变为强大的 骑兵,不仅要花费大量的时间、金钱训 练,同时由于这些农民当了兵,不能再 从事农耕了,还要蒙受生产上的劳动力 损失。
    即使有了强大的骑兵,要送他们到 北方草原深处作战,粮草的运输和损耗也 是一笔很可怕的开销。古代没有高速公路 和铁路,也没有大货车,粮食运输只能靠 人力和畜力,十分艰难。史记中曾经记 载,从中原地区运送l石粮食抵达北方的 前线,路上运输队消耗的粮食竟达到了 192石!
    而匈奴骑兵的作战成本却很低,游牧 民族从小在马背上长大,既是放牧者,也 是战士,角色转换很容易,甚至可以一边 放牧,一边作战,后勤保障比农耕民族好 多了。
    农耕民族作战的成本比游牧民族要 高,而作战的收益却很可怜。即使占领了 广袤的草原,却无法耕种,中原王朝的税 收是从农民的头上获取的,没有了农民, 要那么大片的草原有什么用处?即使打赢 了对游牧民族的战争,也要被高昂的战争 成本压垮。
    汉武帝雄才大略,曾经在对匈奴的战 争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可是劳民伤财,大 大削弱了国家的经济实力,直接导致了汉 朝的衰落;明成祖朱棣的大军五出漠北, 苦战多年,把蒙古各部赶得四处奔逃,但 仗打到最后,先吃不消的却是明朝。
    反观骑马的游牧民族,他们来去如 风,掠夺农耕民族积累的财富轻而易举, 收益惊人。成本低,收益高,游牧民族怎 么会不热爱劫掠战呢?
    得想个招儿,改变成本和收益上的巨 大反差。秦始皇借鉴战国时期的策略,想 到了修筑长城。有了长城这种防御工事, 流动的战场将会变为固定的战线。游牧民 族无法重演来了就抢、抢了就跑的闹剧, 必须先在长城一线与守军打一仗。
    如此一来,成本和收益就改变了。防 守的农耕民族可以从附近的农田中获得 粮食,进攻的游牧民族却远离了放牧的草 场。而且长城一线多群山,重要的道路上 又修建了坚固的关隘,农耕民族的步兵只 要固守防线,游牧民族的骑兵就毫无用武 之地,往往还没有抢到东西,就先挨了一 顿打。
    依托长城打防御战,农耕民族不用训 练骑兵部队,训练成本得以降低,又因为 士兵原本就是农民,有了固定的根据地, 熟悉农活的士兵们在闲时完全可以就地 屯垦,后勤的负担也小多了。
    说句实话,农耕民族的杰出代表秦 始皇虽然没有读过现代的《经济学原理》 之类的著作,但他大规模修筑长城的举 动,的确与经济学最基本的成本、收益规 律是相符合的。修筑长城固然要耗费大 量的人力、物力,在短期内经济压力很 大,但从长远来看,秦始皇的这笔账算 得很精明。
    此后的各朝各代,只要有条件、有需 要,也都尽量采取修筑长城的方式防御北 方的游牧民族。比如明朝成化年间,蒙古 鞑靼部常常进犯陕北、甘肃一带,皇帝于 是召集大臣讨论防御事宜。大臣们算了一 笔账,如果征集5万劳工,用两个月的时 间修葺长城,耗银不过lOO万两;而派出 8万大军征讨鞑靼入侵者,每年粮草、运 费折合银两,总计耗银近1000万两。成 本高低一目了然。而且,军人可以在长 城之内屯田耕种,获得一定的粮食,这 就节省了从内地调粮食到前线的巨额成 本。于是,明朝的皇帝们选择了修建长 城,我们今天看到的雄伟长城就是那个 时期完工的。
   

   (摘自《共鸣》 2012/10 文/波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