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大视野2012.09
期刊架位号[6308]

精神病人强制医治亟待规范

    媒体报道,已确诊为精神病人的安利波在 北京持刀砍死一美国籍男子。此前,安利波曾 在上海两次持刀行凶、抢劫,后被诊断患有精 神分裂症,不能承担刑事责任,被遣送返乡。 在家乡的一年里,安利波本应被相关部门严加 看管,并定时回访,但由于监护人、村委会、 警方、县民政等一系列责任人的监管缺位,这 个危险的精神病人再度离家并犯案,造成了另 一桩人间悲剧。而该案件再度引发人们对重症 精神病患者的关注。
    精神病人肇事伤及无辜的事件屡有发生, 严重威胁着他人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在一定 程度上,更加剧了一些人对精神病人的歧视和 偏见。这种情况让精神病人扮演了暴力施加者 和受害者的双重角色。精神病人由于失去辨别 和控制能力,在其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情形 下实施的危害行为并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基 于维护社会秩序和他人利益的考量,国家应对 其进行一定的人身自由限制,对其可能带来的 风险进行防范。同时,出于人道关怀,国家应 该采取一定的强制治疗措施,帮助其恢复健 康、重返社会。
    据中国疾控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 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l亿以上,重性精神病 患者人数已经超过1600万。对于这个庞大的群 体,相关的保障和救助制度尚付阙如。首先, 对精神病人的社会救助体系不够健全。精神病 人维持治疗费用极高,给大多数精神病人家庭 增添了难以承受的负担,尤其是在经济状况较 差的广大农村,很多患者根本得不到治疗,或 者只是间歇地接受治疗。另外,由于缺少政府 经费的投入,能够专门治疗精神病人的安康医 院十分稀缺,使得大多数精神病人很难得到有 效、持续的治疗。再次,强制性的法律法规缺 乏,难以有效规制相关部门的监管和救助职 责。在实践中,公安机关、民政部门、医院、 社区机构在责任上条块分割,容易形成互相推 诿的局面。造成大量精神病人失控,流浪在社 会的各个角落,成为不稳定的因素,威胁着社 会的安全与秩序。
    因此,对精神病人的救助问题应该引起 整个社会的重视。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在 “特别程序”中对先前行政性强制医疗进行了 司法化改造,将实施暴力行为的精神病人的强 制医疗纳入了司法轨道,明确了适用对象、决 定机关和救济途径等。当然,这些法律规定也 有不尽完美之处,还需要明确监护人、社区、 医院和民政部门的各自职责,保证经费来源等 方面做出努力,把法律细则化,以保障精神病 人和社会大众的双重利益。
   

   ( 摘自《健康大视野》 2012/09 文/路浩天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