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风2012.10
期刊架位号[5120]

双胞胎之间的默契之谜

    关于双胞胎有许多趣闻轶事。例 如,法国的低年级学生路易斯在巴黎 郊外丛林中,与一个老练的枪手决 斗,他们同时举起了自己的武器。枪 响了,路易斯受了致命的伤倒下了。 与此同时,他的双胞胎兄弟卢西恩正 在离开科西嘉500里外的郊外骑马。他 感到被狠狠地打击了一下,好像是一 颗子弹打进了他的第六根肋骨,再从 他的臀部上方穿出去,这正是子弹射 中路易斯的位置。
    大约40年前,在美国俄亥俄州出 生的一对双胞胎孩子,出生后不久就 分别被两家收养了。后来他们重逢 时,发现他们的名字都叫詹姆斯,都 受过执法的训练;都喜欢操作机器和 作木匠活,都分别娶过一个叫丽达的 女子,都有一个男孩——一个叫詹姆 斯·阿伦,另一个叫詹姆斯·艾伦, 后来又都离了婚,然后分别跟第二个 叫贝蒂的女子结婚,之后两个人又都 有了一个叫托尼的女孩。
    还有一对孪生的女孩,出生后分 开,26年后才会在一起。她们中一个 在美国缅因州生活,成为一名理发 师,有一个女儿叫克丽丝特;而另一 个住在靠近新英格兰州的地方,也是 一名理发师,也有一个叫克丽丝特的 女孩。
    还有一对分开的英国双胞胎姐妹 布丽奇特和多萝西,当她们重新会在 一起时,人们惊奇地发现她们的男孩 一个叫理查德·安德细,而另一个的 男孩叫安德细·理查德。
    虽然,目前没有人知道这种精神 上的联系是怎样形成的。但最近的研 究结果已经对双胞胎之间的这种默契 有了一些新的看法。
    研究结果证明:在90个婴孩中大 约有一对双胞胎,而双胞胎中有四分 之一是相似的,即“同一卵子”的双 胞胎。他们的性别总是一样的。“双 卵子”的双胞胎,在遗传学上不象 “同一卵子”的双胞胎这样互相接 近。研究表明,受精卵子分裂的时 间,在决定双胞胎之间的相似程度方 面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受精卵的分裂发生在头十天 里,那么这对双胞胎就会各自有一个 胎盘,而不会很相似。但是如果分裂 是发生在十天之后的话,那么这两个 胎儿就会被一个胎盘包起来。因此, 这对双胞胎如果一个是用右手的话, 那么另一个就是个左撇子。如果一个 头发的旋向是顺时针方向的话,那么 另一个就是反时针方向的。如果受精 卵在13天之后才分裂的话,那么就会 产生连体婴儿,而使双胞胎之间的肉 体联系最为紧密。
    自从1953年以来,一个名叫吉达 的博士已经研究了15000对双胞胎。他 曾经详细地描述过一对66岁的孪生兄 弟一生的情况。
    约翰和阿瑟在1975年5月22日晚 上,分别得了胸痛病,并分别被送进 了英国布里斯托尔和温索尔医院,当 时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同时得 病的。在到达医院后不久,他们都由 于心脏病而去世了。他们的姐姐说: “他们自从孩子时代开始就在一起干 所有的事,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事, 通常也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
    有一些双胞胎坚信在双胞胎之间 有心灵感应,他们认为有一种心灵上 的默契将双胞胎联系起来。
    吉达博士曾经谈到过这样一个例 子:“美国洛杉矶市的一对双胞胎姐 妹,姐姐在加那利群岛的一次飞机失 事中死去了。在此同时,妹妹感到一 阵阴郁的空虚,混身发热,非常痛 苦。打那以后,她的心灵再也不能平 静下来。”当别人问博士:自己作为 一个双胞胎而且也是研究双胞胎的专 家,是否也有同样的体验呢?博士回答 说:“肯定有。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相 信这个妇女所说的话。”
    有一次,一位年轻的妇女告诉别 人,当她的孪生姐妹患阑尾炎时的情 况。她说:“当他们进来告诉我这个 消息时,他们看见我痛苦地在地板上 躺着。当医生对我的孪生姐妹进行手 术时,我可以讲出手术开始和结束的 时间。我和我母亲在休息室里等候 着。母亲说:‘现在手术应该结束 了。’我说:‘不,妈妈,手术才刚 刚开始。’确实,医生后来证实手术 确实延迟了。”
    双胞胎在学校里经常都取得同样 的成绩。有一对双胞胎叫皮特尔和鲍 尔,他俩都被选为BK联谊会(美国大学 优秀生全国性荣誉组织)的成员,俩人 都赢得了在同一间学院同一个专业学 习的研究生奖学金。
    正像双胞胎者的心协调地接近一 样,双胞胎的体格也同样健壮、行动 敏捷。一个有力的例证是一对双胞胎 篮球运动员迪克和汤姆。在他们12年 的职业生活中,在不同的教练指导下 他们打过各种各样不同风格的比赛。 但是,他们的比赛记录相当接近。例 如,在前12年,迪克投篮共5413次, 而汤姆是5505次;迪克共打过921场比 赛,汤姆打过929场;迪克平均每场进 球16.4个,汤姆是15.3个;迪克接篮板 球3807个,而汤姆是3948个。
    再看看双胞胎在艺术上引人注目 的合作。迪姆和格列格都是画家。他 们总是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进行合作。 格列格说:“我们一起开始画画,肩 并肩地工作。以后当迪姆画画时我可 能先去睡觉,而当他去睡觉时我继续 画。我们醒来时从来也没有发现过画 上有什么东西是不象自己画的。这真 象魔术一样。当迪姆画的时候,就跟 我画的一模一样。”
    当一对双胞胎露丝和南希还是年 轻姑娘的时候,她们一起在高等学校 里学习。一次,大学里进行考查,有 六个题目可供选择。大学学监从一张 桌子走到另一张桌子,从学生的背后 看他们答题。当学生把答案交上去 后,学监叫露丝和南希留下来。他在 答案下面写道:“南希和露丝坐在课 室的两个角落里。她们选择了同样的 试题,并用非常相似的词句进行了回 答。我推测这是由于她们是双胞胎的 缘故。”
    在十几年之前,有一对双胞胎玛 丽·布鲁克和西尼娜·斯特朗表演了 这样一次通信。玛丽正在动手术。她 患了肺部综合症。到下午的时候西尼 娜感到一阵发冷,并且突然见到了玛 丽的影象。她能够听见她的声音: “我现在要离开了。”西尼娜楞住 了,她叫道:“别,别走!我来了。” 晚些时候她听到玛丽好了。可是她也 知道玛丽的心脏在下午两点半钟的时 候曾经停止跳动片刻——这正是她听 见玛丽的声音的时候。
    目前,在世界上,人们对于双胞 胎之间的默契之谜确实感到迷惑不 解。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这 个“谜”将会得到解释。
   

   (摘自《闽南风》 2012/10 文/赵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