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馆动态

南京师范大学金一虹教授做客“金图讲坛”回顾20世纪以来中国女性形象

  西谚云:“推动摇篮的手,也是推动世界的手”,女性形象和地位的改变对于社会的现状和未来有着关键影响。女性形象怎么生产和再塑?女性在现代社会活动中话语权利如何发展?10月31日,金陵图书馆邀请到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教授、金陵妇女发展中心主任金一虹主讲《20世纪女性形象演变、形象生产和妇女解放话语的变化》。

  金教授从形象与形象生产谈起,她认为,成功的形象具有丰富的可表达性和解读的多种可能性,且能给人以审美的满足,因而又具有再生产性。形象比之话语,更具柔性、隐性特点,成功的形象生产,往往起到于潜移默化间使受众接受某种意识形态的作用,是渗透性极高的高效宣传工具。妇女形象生产从来都有更深远的政治文化意义。金教授重点回顾了1949年以后的妇女形象。她分析,中国的启蒙运动既让女人享受男人的特权,也要女人做男人,即以男性价值准则要求自己,同男人一样在社会领域运作,在国家话语十分强大的情况下,很容易形成形象的标准化,以及对偏离“标准形象”的形象的排斥和压制。文革以后,知识女性对体制化了的、以男性为准则的男女平等中的经历和公共父权制对女性的压抑的反思,通过诉诸“回归女性自然本质”来表达。金教授发人深省地抛出了今天是否就不存在对身体控制与调配的力量的问题,她认为,“做女人”的口号矫枉过正地调动起“女人“这个符号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负面意义。

  金教授还系统地梳理了“女性”、“妇女”的话语源流。“女性”一词是伴随着“五四”新文学的诞生而出现的,曾经反映了这个时期反孔话语中的一个主体位置。“妇女”一词,是在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倡导下进入中国社会话语的,“妇女”这一概念将妇女摆到国家政治生活中,但试图抹去男女性别差异。最后,金教授以“审美具有时代性;审美具有民族性;审美有时也会成为一种暴力;女性形象美应该具有多样性表达”作为结束语。

  金教授的讲演深入浅出、形象生动,听众们表示听了讲座之后对历史和当今女性形象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并在会后与金教授近距离地交流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