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馆动态

陈子善教授做客“金图讲坛”畅谈张爱玲与《小团圆》

  “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这是张爱玲在1976年给好友宋淇夫妇信中谈及《小团圆》时的知己话。时隔33年,《小团圆》这部张爱玲曾说要销毁却又一再修改的长篇小说的出版,在2009年的春夏之际成了坊间热谈。5月9日,金陵图书馆特邀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现代文学资料研究中心主任陈子善先生主讲《张爱玲与〈小团圆〉》,为读者们讲述《小团圆》的前世今生。

  自从学者夏志清先生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用了几乎比鲁迅多一倍的篇幅肯定张爱玲的创作之后,张爱玲得以走入文学史。几十年来,世事变迁,无论是专家、张迷还是普罗大众都对张爱玲显示出了极大的兴趣,使得张爱玲其人其文成了演绎文化时尚的一部分。从1986年开始关注研究张爱玲及其作品,陈子善教授孜孜矻矻于该领域已有20余年,他着力钩沉史料,埋首故纸堆,整理挖掘了大量张爱玲佚文。讲演中,他从张爱玲为什么要写《小团圆》说开去,并非像一些人所断言的为了回应胡兰成的《今生今世》那么简单。他认为,《小团圆》是张爱玲后期最重要的一部力作,是她重返中文文坛的一部有份量的作品。他从文本入手,分析了略显凌乱的前几章与后部分的关系,解析了作品的重心。他认为母女关系才是张爱玲念兹在兹的,没有人像她这样来写自己的母亲,这种复杂性与敏感性非常深刻。至于为什么要叫《小圆圆》,陈教授认为是对“大团圆”的颠覆,小说是写张爱玲30岁之前的故事,与母亲、情人的相聚都是短暂的,从来没有大团圆。对于如何阅读《小团圆》,陈教授提出索隐派、女性主义、社会学等多种读法,但还是希望读者们可以回到文本,用自己的方式来理解《小团圆》。

  本次讲座吸引了两百余人参加,水泄不通的报告厅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胡兰成的儿子胡纪元先生也在其中。报告会结束后,读者们和陈教授进行了近距离的交流,多位读者既是张爱玲的拥趸,也是陈教授的粉丝,携带多种陈教授的编著前来索取签名,场面十分热烈。讲座次日,南京主要报纸媒体、江苏城市频道对本次活动作了详细生动的报道。南京晨报、扬子晚报深入作品,分别作了《陈子善来宁谈〈小团圆〉的出版 “期待张爱玲更多谜团被澄清”》、《华师大教授陈子善为“张迷”剖析张爱玲——〈小团圆〉不是“大团圆”》的报道,南京日报与现代快报则更多关注了《小团圆》出版的幕后与细节,作了《陈子善作客金图讲坛开讲张爱玲与〈小团圆〉 “对张爱玲的研究要重新检视”》、《张爱玲研究专家陈子善:宁可读她的作品,也不愿见面》的报道,各家报道精彩纷呈,很有看头,错过讲座的读者朋友可以一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