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馆动态

深圳著名作家邓一光先生做客金图讲坛讲述“文学与人生”

  “活到现在觉得最亲近的一件事、最接受的一种生活就是文学”, 11月25日下午,深圳著名作家邓一光先生做客“金图讲坛”讲述文学与人生。

  “硬汉作家”, 有着蒙古族血统、老红军后代的邓一光先生,低调、内敛,说话时目光专注而诚恳,他以强烈的英雄主义情怀,特色鲜明的小说创作,丰富着军旅文学风景,笔下的许多人物都是有着荡气回肠英雄气概的硬汉,他编写的两部电视剧——《南下,南下》和《兵峰》先后在央视热播受到关注,他的作品充满阳刚之气,在引领人们回顾历史的同时,获得了新鲜的审美感受。

  “写得最艰苦的一部书”,80万字巨著《我是我的神》,邓一光先生说是写得最艰苦的一部书,创作的冲动来自对一些人类自身终极问题的思考。2005年开始写下第一个字,两次动笔又放下,中途写不下去且乱了方寸,他不能接受作品中人物的命运,怀疑作品的结构方式,有着无数的困惑,经过两年复杂的心路历程,调动了多年的积累,当第三次拿起笔来,用了10个月时间一气呵成。“不在于回忆,而是进入,进入那个曾经经历过却没有留意记录的年代,进入那个年代中曾经年轻过、希望过、挣扎过、堕落过,却始终不肯放弃救赎和自我救赎的精神求索和心灵重建”。《我是我的神》表现一种自我主宰的意识,英雄不是表现在外部,而是具有内在的精神独立,一种不妥协地坚持到底的劲头,邓一光就是凭着这么一股劲头,用他微弱的视力完成了这部力作。

  “文学和写作是我最喜欢的生命状态”,邓一光先生说:从小特别喜欢文学,生在一个军人家庭,这样的家庭不喜欢孩子读课外书,担心那些书会让孩子脱离主流话语,更不喜欢孩子读书读到迷迷瞪瞪的,因为偷偷读书,挨过父亲的不少打,但是并没有因此而远离书籍,反而把读书视为自己生活的重要部分。自己在生活中没那么豪爽,有诸多的问题和障碍,依赖灵感而写作,灵感来了、近了,抓住它就写下去,对写作有种依恋,是写作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家园,这个家园无论是受到伤害、灾难、骄傲都不会抛弃他,得到的永远是鼓励、呵护和磨炼,能让自己一个梦一个梦地做下去,享受着写作带来的幸福时刻。从事写作二三十年,写作成了他一生不可或缺的生命元素,最喜欢的生命状态,即便如此,对文学永远有一种不能那么接近、不能那么领悟、不能特别密切接触,有不断被抛弃的感觉,写作不是产生于明白、满足与接受,恰恰相反,它产生于怀疑和不愿妥协。

  “在真实历史的基础上去想象”,他认为写作有两个世界,一个是精神世界,一个是现实世界,虚拟、想象是文学小说写作的权力,写作有个关键词是“历史”,就如同人类对母亲与生俱来的依恋、信赖以及质疑来对待历史,政治、宗教、民族、战争,它们不可能从我们的生活中走开,问题是作家站在什么立场上看待它们,历史的不真实,离我们远的可以原谅,离我们近的则不能原谅的,只有在真实历史的基础上才能作想象力的构成,虚构的、不真实的历史,会使我们的想象进入一种危险的境地。我们的文学、我们的人生,有没有黑洞,有没有被遮蔽的、失忆的、改头换面的?值得我们深思。他的创作关注的是人和历史、和时代、和自然、和命运之间的关系。

  虽然由于眼疾不太上网,但邓一光先生说互联网最大的好处是拿到了交流的权力,没有沟通的交流是无效的、毫无意义的。在他的倡导下,讲座中听众们踊跃互动,提出一些自己所关心的问题,比如您是如何走上“军旅作家”之路的;媒体调查说中国孩子想象力全球倒数第一您如何看,以及军旅作品拍成电影时所犯的史实错误等,邓一光先生都给出了独到的见解。

  整场讲座让我们感受到一个作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邓一光先生用文学表达生命,追寻梦想,极富个性的视角给了我们很多的启迪和思考,他是一个勇敢、坦率、不顾一切、信念专一、执著而具备超凡爆发力和韧性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