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馆动态

王余光教授做客金陵图书馆重温古老经典,再现先民婚恋

  “读书,使我们的心灵变得辽阔而宽广、坚韧而顽强,也能使我们获得一个温煦宁静的内心世界,以对抗外部世界的喧哗与浮躁。传统经典阅读更是寻求一个完善、独立的自我与品格的最好途径。”7月4日下午,“文化中国经典导读:先民的情爱歌唱”讲座在金陵图书馆报告厅举行,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主任、历史学博士王余光教授以中国最古的两本经典《诗经》、《周易》为依据,讲述了一个个浪漫的远古爱情故事,再现三千年前我国先民的恋爱情景与婚姻方式,使听众们感受到了经典阅读带来的乐趣。

  王教授从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经典无语片《火之战》讲起,这部电影围绕着人们对火的使用和人类爱情的萌芽,科学生动地再现了旧石器时代的生活。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人类在很早的时候就有了爱情,有了对婚恋的选择,而光明和母亲,也成了生命的象征。

  王教授认为,三千年来中国人的情爱表述经历了从热情奔放到曲径通幽,从禁闭再到开放的过程,《诗经》成为中国人的“情恋长河之源”。

  《诗经》三百余首诗中,约有六十余首诗写婚恋的,这些爱情诗主要写于黄河中下游地区,最南端亦在长江北岸,王教授说,三千年前这个地方可以讲是中国文明最发达的地区了,尤其是溱水、洧水河畔,上演了许多让人感情的恋情。他从《诗经》中的名篇《郑风•子衿》说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王教授讲道,这首诗说一女子想去约会,又没去,心就象情郎的佩带在摆动,想就算我没有去赴你的约会,难道你不理我了?你可以发个短信嘛!最终在城门下见面了,就有了著名的“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王教授认为,虽然中国的旧式婚姻是由父母包办的,就连胡适这样的洋博士也因为父母之命,直到成婚那天才看到了新娘的模样。但旧式婚姻离婚率很低,今天自由婚姻固然很好,可是离婚也太自由了。

  除了约会诗,还有描写单相思的诗,王教授举了《周南•汉广》为例,认为这首诗反复吟唱,写得细腻生动。同时,他也提醒读者,读经典要注意版本,有些本子存在过度注释的问题,反而无益于理解文本。

  王教授以《卫风•木瓜》讲到男女初恋互赠礼品,“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他幽默地说,男女“不”平等,看来由来长久呀,从古时开始,女子送给男子都是水果,而男子回报都是玉器。

  先民的恋爱观是非常开放的,王教授举了《郑风•褰裳》为证。“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这首诗是一位姑娘给她的男朋友写的,非常坦露,艺术性稍差,写得太直白。她说,你如果要爱我的话,你赶紧撩起你的衣服,走过这条溱河来,来跟我结婚;如果你不爱我的话,那怎么样,难道没有别人爱我吗?她将中国先民恋爱的豪放体现得淋漓尽致。

  讲到这里,王教授说,其实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自己的“情人节”,《郑风•溱洧》中就有揭示。按传统的说法,上巳节(夏历三月初三)春暖花开的时候,青年男女来到溱洧之畔玩耍嬉戏,手拿兰草,又互赠芍药,以表达心中爱恋。所以说,中国的情人节应为三月初三,定情之花则为芍药。这个观点引起了在场听众的共鸣,既有这么美好的传统习俗,就不必赶时髦过洋节了。

  讲到《周易》,王教授说这部占卜的辞典,是民间信仰最早的一部著作,记录了中国先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其中不乏婚恋,历来研究有理学与相学两种途径。《周易》六十四卦中的第三卦“屯卦”,这一段爻辞写的抢婚场面:“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这段卦辞写的是小伙骑着马在女子的村子周围来回地走,找准机会把新娘子抢回家去。这种风俗一直到今天仍有延续。最后算了一卦:这个女子不生孩子,好在到了十年终于有了孩子。这是一个美满的结局。

  最后,王教授饱含深情、意味深长地说,“图书馆是一座城市的心脏”,所有的人都可以来读书学习,特别是孩童,家长要引导从小养成爱读书,亲近图书馆的习惯。王教授孜孜矻矻于阅读学研究多年,倡导经典阅读,希望阅读能够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他的讲演见解独到,风趣幽默,会场上不时响起会心的笑声。听完讲座,不少市民点头赞许,意犹未尽,说重温这些古老的经典,竟有不少收获,从不同的角度,真有不同的认识,回去也要再重读这些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