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馆动态

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刘强教授剖析“朝鲜核问题的国际博弈与前景”

  烈日炎炎的酷夏,却阻挡不了人们对国际时事的关注。7月25日下午,金陵图书馆学术报告厅座无虚席,近200名听众在此聆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刘强教授关于“朝鲜核问题的国际博弈与前景”的讲座。

  刘教授以朝核问题“雷”到了谁?“难”到了谁?“惠”到了谁?“伤”到了谁?作为开场,展开了对朝鲜核问题的剖析。他认为朝核问题“雷”到世界所有的人;“难”到了中国;“惠”到了伊朗;“伤”到了周边的人。并从朝鲜核活动缘何成为问题、朝核问题对地区安全形势的影响、解决朝核问题的症结、朝核问题的可能走向四个方面进行了全面地剖析。

  认为朝鲜核活动缘何成为问题的原因有:①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冲突;②对国际安全秩序的干扰;③对地区安全与稳定带来挑战。朝鲜从1985年12月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到2003年1月10日宣布退出,2006年10月首次进行地下核试验,到2009年5月25日再次进行核试验,给原本不稳定的朝鲜半岛带来新的危机,是李明博放弃“阳光政策”后和平进程的大倒退,制造了地区紧张局势,加速地区军备竞赛。朝核问题对地区安全形势造成了影响,对东亚乃至世界和平与稳定构成了威胁,更是非常现实的环境安全问题。当今的核国家,如美、俄、中,当年都是在方圆数十万公里的无人大沙漠里进行核试验,英、法也是在太平洋无人小岛上进行。唯有朝鲜在东亚人口密集区进行,且中朝仅1300多公里的陆地边境,可谓是唇齿相依、唇亡齿寒。因此它是几千年来从未遇到过的空前危险,无论是有核的朝鲜或是崩溃的朝鲜,对中国和平崛起都是灾难和干扰,中国东部沿海地区以及朝鲜周边所有国家都将深受其害。解决朝核问题的症结则在于,朝鲜是一个专制的国家,十多年来在国际上陷入孤立,认为社会主义“强盛大国”的突出标志之一就是拥有核力量,开发核武器表面上很昂贵,实际上比维持一支百万大军便宜得多,威慑力也更强,战略影响也更大。“打核牌”在经济和政治上都有利可图,且时值平壤面临最高权力交替之际,拥核为新领导人增加政治法码,鼓舞士气、凝聚人心。同时朝美两国之间的敌对和不信任加上复杂的利益关系,使得解决朝核问题更复杂、更困难。最后就朝核问题的可能走向,刘教授分析是一个复杂、艰难、费时、耗力的过程,取决于国际社会的决心,取决于国际社会的谋略,取决于各方利益能否取得平衡,取决于朝鲜坚持拥核的决心,取决于美国的诚意。并预测几种结果①基本维持现状、问题持久,②朝鲜有限弃核、问题趋缓,③朝鲜彻底弃核、问题解决,④朝鲜铁心拥核、问题僵化,⑤有限对朝战争、地区动荡,⑥全面对朝战争、全球动荡,其不确定性关键在于朝鲜的决策机制。

  刘强教授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从国际安全的角度对朝核问题进行梳理,内容丰富,信息量大,有理有据,使大家认识到随着社会的全球化,国际安全问题与各国的政治、文化、经济相关联,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朝鲜有悖于世界发展的潮流行为,必定受到遣责。希望通过世界各国的努力,促使朝鲜放弃实施核试验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让我们拥有一个和平、安定、和谐的环境,促进社会的发展。